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完整版《倾世帝君小神后》梅郝蕴,苏凉凉txt下载

小说:倾世帝君小神后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刘小偶

简介:前世,她是苏家尊贵的嫡长女,却因被陷害,受尽折磨,被迫自爆。
忘记前世惨死的她,是二十一世纪当地小有名气的灵婆,却莫名其妙被吸进一个黑色漩涡。
被吸进漩涡的她,一睁眼就身处异世大陆,且还是个公主小北鼻。
还没来得及高兴,却又因长相丑陋,一出生就克死贵妃,被打入冷宫,爹不疼奶不爱的。
机缘巧合下,她成为一名灵术师,且无意间竟发现自己的身世神秘异常。
恢复前世记忆后的她,踏上了复仇和寻亲的路上……

角色:梅郝蕴,苏凉凉

倾世帝君小神后

《倾世帝君小神后》第3章 有名的灵婆免费阅读

老王急忙拉着她说:“你外地来的不知道,我也是昨天才打听过,她可是这里有名的灵婆,得罪不起,这里的人个个都对她很尊敬。”

叶娟噗笑一声:“你居然信这个?都什么年代了?还信灵婆,而且哪有这么年轻的灵婆?”

老王摇摇头说:“你还别不信,前阵子,我和我几个哥们,背地里说了这位年轻的灵婆几句,结果你猜怎么着?”

叶娟不解的问:“怎么着?”

老王心有余悸的说:“当天夜里,我就做了一个很恐怖的噩梦。”

叶娟皱了皱眉头说:“一个噩梦而已,看把你吓的,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老王‘啧’的一声说:“这可不是个简单的噩梦,从那天起,我每晚都会做着一个同样的噩梦,最后一次噩梦,出现一个女鬼,她告诉我,以后对苏凉凉客气点。”

叶娟指了指大门外的方向:“苏凉凉?刚刚那女的?”

老王点点头说:“更神奇的是,我听楼下九楼的贵哥说,有次他奶奶给他托梦说在下面冷,让他去堤坝旁找苏灵婆买被子,贵哥没多想,没去。”

叶娟不屑一笑说:“就是嘛!现在的人,哪还有那么多迷信的?”

老王摇摇头说:“你听我说,贵哥没去的结果是,连续几天都梦见他奶奶,他才顶着黑眼圈去,没想到他刚到,还没说需要什么,那个苏灵婆就已经拿出东西了。”

叶娟听的一愣一愣的道:“这么神?”

老王看了看四周,才小心翼翼的小声说:“难道你没发现,刚刚苏凉凉走的时候,有一阵阴风飘过?刚刚这里肯定有鬼,苏凉凉是在和鬼说话,不是在说你,我还经常看到她对着空气说话呢!”

被老王这么一说,她才想起,刚刚确实是有一阵很冷的风吹过。

她突然有些害怕的靠近老王的怀里说:“被你这么一说,确实很邪门,王哥,我怕。”

老王抱着叶娟的肩膀笑的一脸猥琐,挑逗着说:“不怕,有王哥在,刚刚是谁在怀疑王哥我是不是男人的?今晚王哥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叶娟扭着腰肢捶了一下老王的肩膀说:“哎呀!王哥,你讨厌!”

说罢,二人搂搂抱抱的进入电梯上楼去了。

苏凉凉和梅郝蕴出来后,梅郝蕴就撇了撇嘴说:“这老王一定又在背后说你了。”

苏凉凉侧头看她,嘴角微微翘起,问:“你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

梅郝蕴眨巴着眼睛看着她:“这都被你发现了?”

见苏凉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才嘟着嘴说:“谁让他和他那帮猥琐的猪朋狗友说经常看到你半夜出去,肯定是出来卖的,还在讨论怎么把你搞到手,我气不过,所以才给他一点惩罚。”

苏凉凉神色一冷,道:“那确实该给点教训。”

苏凉凉虽然平时对街坊邻居都是笑眯眯的,一副老好人的模样,但也不是个受气包,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

梅郝蕴抬起下巴,有些嚣张的说:“没错,我还觉得罚轻了呢!”

苏凉凉知道,老王应该不止说这些,肯定还有更难听的,才能把梅郝蕴气得出手教训。

她看着嚣张的梅郝蕴,心里暖暖的。

梅郝蕴是她在孤儿院认识的,也是她见到的第一位鬼魂。

一人一鬼相处了这么多年,已经处出亲情了,梅郝蕴就好像是苏凉凉的亲人般。

虽然梅郝蕴已经死了很多年了,但两人之间完全没有代沟。

梅郝蕴也是孤儿院的孤儿,没有家人,她是意外死亡的,死了之后没人祭拜,成了孤魂野鬼。

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轮到她转世投胎,日子过的很艰难。

直到遇到苏凉凉,梅郝蕴的日子才好过起来。

“苏家大小姐。”

正在苏凉凉想得入神时,突然,前面,一个有些沉稳的女声轻轻响起。

苏凉凉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着前面,什么都没有。

正在她纳闷时,那声音又响起了。

“苏凉凉小姐,该回来了。”

这次,声音变得有些空荡,且是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她分不清到底是在哪个方向。

此时他们的位置,左边是一条小马路,右边是堤坝边上,前面不远处就是她店铺的位置了。

马路上没有车辆经过,前方空无一人,连个鬼影都没。

苏凉凉突然停下脚步。

还在喋喋不休的梅郝蕴发现苏凉凉停了下来,她也止步。

梅郝蕴疑惑的问:“凉凉,怎么了?”

苏凉凉微微侧头看她说:“有人在叫我。”

梅郝蕴一脸茫然:“我怎么没有听到?”

苏凉凉看着前方,眉头紧皱说:“郝蕴,你说过,人有三盏灯,左右肩,头顶各一盏,乃阳火,夜晚有人叫你名,不可回头,是不?”

梅郝蕴点点头说:“没错,这是找替死鬼的老方法,厉鬼找替死鬼时,会在夜晚叫替死鬼名字,如果回头了,灯会灭,替死之人有三次机会,如果灯全灭了,就是阎王爷来了也救不了人。”

替死鬼的事苏凉凉听梅郝蕴说过,生前自杀的,每日都得同时同点在同一个地方重复一次自杀时所带来的痛苦。

鬼魂受不了折磨,就会化身厉鬼,找替死鬼来替他承受折磨。

而梅郝蕴也瞬间明白了,她眯着眼说:“居然有鬼找上你,真是有胆量,你可是鬼魂的福星,这只鬼也不怕被这周围的鬼魂合起来撕了,凉凉,你别回头,让我来,我可不怕。”

说罢没等苏凉凉答应,梅郝蕴突然转身看着身后。

只是身后空空如也,一个鬼影都没。

梅郝蕴纳闷的说:“凉凉,什么都没有啊!”

苏凉凉抿了抿唇:“可能是我听错了。”

梅郝蕴笑呵呵的说:“也有可能人家知道你是这出名的灵婆,不能得罪,临阵脱逃了。”

苏凉凉笑了笑道:“也有可能,好啦!快走吧!”

接着一人一鬼有说有笑的向前走去。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的身后,突然出现几道黑色的身影。

且后面的场景在慢慢发生变化,原本的小马路,竟变成了一条鸡肠小路,就连梅郝蕴都没察觉到。

走到店前,苏凉凉看着门面很老,但却干净的小房子一片寂静,疑惑的说:“今天怎么一个鬼魂都没?”

这小房子有些年头了,这里因为修建了堤坝的原因,所以不给建房子。

而这个小房子是因为先有房子,再有堤坝,再加上居委会那边觉得这房子在这也不碍什么事,所以就没有和房东协商拆掉。

当初她会在这里租下这间小房子做店面,是因为她无意间发现,这里竟然是块阴地,经常有鬼魂前来。

一般人不敢在这里住,因为受不了这里的阴寒之气,只有苏凉凉能承受。

所以当她要租时,这房子的主人高兴的不行,一个月只收她两百块,便宜租给她。

梅郝蕴也一脸纳闷的说:“是啊!平时这个时候可热闹了,今天难道是什么节日?没可能啊!”

说罢就要去推门。

“郝蕴,等等!”

梅郝蕴不解的问:“怎么了?”

苏凉凉摸着胸口,皱着眉头说:“不知道为什么,刚刚靠近这个门,我的心突然跳的好快。”

梅郝蕴一脸关心的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苏凉凉摇摇头:“没有,感觉整个人好亢奋,好像打了鸡血一样,事出反常必有妖,既然没有鬼魂来,我看今天还是不要开店了,我们先回去吧!”

苏凉凉从小就能看到鬼魂,见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事,她有预感,今天要是待在这,肯定会出点什么事。

梅郝蕴也感觉事情好像不简单,她点点头,一脸凝重的说:“好,”

一人一鬼二话不说,转头就走。

只是没走几步,一人一鬼看着眼前的山路愣住了。

梅郝蕴瞪着双眼吃惊道:“我去,鬼打墙,何方神圣?道行这么高!”

苏凉凉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说:“还有心思感叹,我有麻烦了。”

这情况不用想也知道,是冲着她来的。

梅郝蕴反应过来,拍了拍胸口说:“没事,有我呢!”

苏凉凉眉头紧皱:“但对方看起来比你还要厉害。”

说罢看了看手表说:“现在已经是凌晨3点了。”

梅郝蕴一怔,道:“什么,3点了?我们居然走了两个小时?从你住的地方到你店里,顶多也就半个小时,我们差不多1点出门,走到店里也就1点半而已。”

苏凉凉点点头,今晚的月光特别暗,看着前方乌黑麻漆的树林说:“这里是洪界山顶,地形有些复杂,不过回去的路我知道怎么走,但就怕前面有陷阱,比如又出现鬼打墙,把我们往危险的地方引去。”

这里还有各种毒蛇在,听说还有狼出没,如果对方要苏凉凉死,一定会引危险过来。

原地等待,她可能也活不到天亮,现在进退两难。

梅郝蕴看着前面的方向,大声吆喝:“前面的朋友,给点面子行不?凉凉可是这一片的灵婆,要是你对她出手了,这里的鬼魂可都不会放过你的!”

半响,前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

梅郝蕴呵呵一笑说:“可能就是吓唬吓唬你,我看应该没事,我们回去吧!”

苏凉凉点点头,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她突然蹲下,在地上找到一根长枯木。

梅郝蕴不解的问:“你拿一根树木做什么?”

苏凉凉拿着枯木在地上比划了一下说:“眼睛能骗人,但触觉不会,我拿着这枯木探路,如果前面有悬崖或者有深河,我能及时发现。”

梅郝蕴伸出一个大拇指,毫不吝啬的夸奖:“聪明。”

“苏大小姐,回来!”

正在苏凉凉准备走下山的时候,突然那道女声又响起。

苏凉凉一愣,问身边的梅郝蕴:“你有没有听到有人在说话?”

梅郝蕴摇摇头说:“没有啊!怎么了?”

苏凉凉有些心神不宁的摇摇头说:“没事,快走吧!”

说罢就要走。

“苏家大小姐,快回来!”

这次,苏凉凉听的很清楚,那声音,是从身后的屋子传出来的。

苏凉凉心扑通扑通的跳,她呼吸急促,抬腿就要跑。

突然,前面刮起了一阵强风,将苏凉凉刮的无法前进,且还往后退。

身后的门也被风刮开了,里面漆黑一片,完全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东西。

这风也影响到了梅郝蕴,她也被吹的差点睁不开眼来。

但她的情况要比苏凉凉好多了。

她努力的睁开双眼,见苏凉凉快被风吹到了那间小房子里,她急忙飘到苏凉凉跟前,站稳,呼气,接着用力一吸。

只见苏凉凉被梅郝蕴的阴风给拉回来一些,但这风还是无法和那股强风抗衡。

苏凉凉趴在地上,抓着地上的草,努力的向前爬。

梅郝蕴用尽全身力气对抗着强风。

突然,黑暗中,出现几道黑色的影子。

那影子有的缠上梅郝蕴的身子,有的抓她的脚,有的抓着她的手,还有的捂着她的口鼻。

梅郝蕴顿时无法动弹,也无法吹出阴风,强风再次汹涌的刮向苏凉凉。

被她抓住的草丛无法支撑这强大的风,草丛连根带起,苏凉凉瞬间被刮入小房子里。

飘在半空中的苏凉凉这才发现,原来里面有个奇怪的黑色大漩涡。

‘扑通扑通……’

她的心跳的好快。

苏凉凉惊恐绝望的看着身上的衣服,还有手表等随身物什被慢慢肢解,接着变成粉末飘散开来,很快,身无寸铁的她被吸进了漩涡深处。

在外面的黑影见苏凉凉被吸走了,才放开梅郝蕴后飘散消失不见了。

梅郝蕴急忙飘到门口,看到那漩涡愣了一下,接着急促的大喊:“凉凉,你在哪?凉凉……呜呜呜……你该不会真的凉了吧?呜呜呜……凉凉……”

梅郝蕴哭得一抽一抽的。

突然,她发现那漩涡在变小。

梅郝蕴犹豫了一下,接着咬咬牙说:“死就死,凉凉,我来救你了。”

说罢,她主动跳入了漩涡里。

很快,漩涡消失不见。

一起消失的,还有那间小房子,洪界山也恢复平静,没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点此阅读《倾世帝君小神后》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