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贵主又要堵男主的路(游然,杨六)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贵主又要堵男主的路

小说:

作者:天上小团

简介:“似穿而非”系列之一(没错这货打算按着这个套路写好多篇)
一朝穿越,游然穿越成了《上金阶》中结局凄惨的炮灰女配,未来光艳动天下的庆昌公主,而她穿进来的时间点男主尚是小透明一枚,所以,游然准备好好发育,未来堵男主的路,走向光辉未来!不过,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神展开?
男女主双穿越,慢热,霸道爱吐槽的脱线公主的海王皮的奶狗驸马

角色:游然,杨六

贵主又要堵男主的路

《贵主又要堵男主的路》第2章 果然,皇后不是傻白甜女主免费阅读

游然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假设能穿回去,一定要尽全力找到作者,给作者一个过肩摔以泄心头之恨!

“贵主?”

行云见游然小脸皱起来了,好奇地问。

“······没事儿,想到一些胃疼的事情罢了。”

“贵主胃疼?”

行云猛地站起来,就要往外面冲:“贵主胃疼不是小事,婢子这就去叫太医!”

“等等······现在好了!”游然赶紧揪住行云的袖子,然而事实证明,游然高估了现在这个身体的力气,直接没拽住,摔倒在地,又引起一阵慌乱。

最终瑶华殿还是没找来太医,通晓医理的鞠夫人为游然磕红的额头抹了些清凉的草药膏,缓解了游然的疼痛。

游然对跪在地上的行云招招手:“行云啊······咱这个一着急就毛躁的性子,能不能改改?”

“婢子有错,婢子万死不足惜,”行云自责极了,眼眶微红,跪倒俯身:“婢子领罚,求贵主降罪!”

“没事,是我没拽稳,”游然揉着额头上的包,吩咐道:“鞠姑姑,樱桃煎和顶皮酥好了吗?叫下玉来,吃完咱们就去嬢嬢那里解释吧。”

“喏。”

鞠夫人唤人把精致的点心端进来,行云也站起来,服侍游然吃点心。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另一位小宫女就领着和游然差不多年纪的小女孩过来了,正是十二岁的下玉。

游然记得,良下玉其实就比游然小上两三天,但从身量上就矮了一个个头,神情还是畏畏缩缩的,起初游然问她时,语气一重就哭,全然不能看出这个小女孩其实也是皇帝的女儿。

良下玉是不受期待出生的孩子,最起码,不是皇帝想要她出生的。

那时皇帝遭一位根基深厚的太妃算计,身中情药,稀里糊涂就和太妃寝殿里的宫女度过了一晚,本来皇帝不想要这个孩子,但太妃把这个宫女保护得好好的,直到皇帝斗倒太妃时才找到,但这位杜姓宫女已经怀胎七月,根本没办法打掉,除非一尸两命。

皇帝最后还是因为公仪皇后劝阻,想要给即将出生的庆昌公主积德,这才没有除掉,草草封了一个才人敷衍了事,打发在边缘的殿阁,良下玉连名字都是宗正寺拟定的,到了十多岁还没有嘉封,仅仅是“下玉皇女”。

可怜归可怜,可也是现阶段可怜,游然可是记得这位良下玉后来成为了建立新朝的男主的贤妃,给男主诞下一对龙凤胎,活得好好的呢。

唉,某个未来惨烈的公主在心里叹口气。

“七阿姊安好。”

小女孩战战兢兢的,笨拙地行了个礼,总算没有和上次一样跪下了。

“你来啦,”游然记得对待这个小可怜,笑着永远比没有笑好,就扬起一个符合年纪的天真笑容,冲良下玉招招手,“坐下,我们今天要吃果子。”

良下玉跪坐下来,把一块顶皮酥小心地吃着,时不时抬头望一眼游然,样子和仓鼠还挺像。

游然则高高兴兴地吃着樱桃煎,嗯,就是这个酸酸甜甜的味道。

“下玉啊,你到底有没有雇人锯木头?”

吃完后,游然擦完嘴,再次闪烁着自己现在那双很闪很闪的眼睛,问。

“我······”良下玉想到什么,脸色一变,“是我让杨六锯的。”

“哦,那你给杨六多少银子啊?”

“我······”良下玉自然答不上来。

最终,良下玉身边的宫女说话了:“贵主,您都知道了,就不要再吓唬皇女了。”

“行雁,贵主面前,怎么能如此无状。”

鞠夫人语气平和地斥道。

行雁先向游然告完罪,再说:“贵主,婢子愚钝,但杨六此人,惯是见钱眼开,又怕事的,您就算给了他熊胆,他都不可能听皇女的。”

去帮从未得宠的皇女害一个受宠的嫡出公主,不光落不到好,还是杀头的大罪,再见钱眼开都不可能。

“那去听嬢嬢怎么说,”游然起身,拍拍裙子上的灰,“嬢嬢如果说你没错,那谁都不会把你丢出去。”

······

事实证明,公主除了能吃好吃的,而且出门派头特别大!

健壮的内侍稳稳抬着华丽步辇,成群的清秀宫女们整齐地随行,最前端的杏衣宫女手执依仗扇,步伐一致地往皇后寝殿,立政殿行进。沿途中见到步辇驾临,资历老一点的宫人内侍便会拉着资历浅地垂首行礼,直到步辇远去,这才起身继续做自己的事。

按原著中,皇帝对公仪皇后的爱重独宠已不局限于后宫,更放权给妻子,与她共理朝政,朝中但凡有异议都被压了下去,还把距离皇帝理政很近的立政殿给公仪皇后居住,不把仅仅她拘泥于皇后专住的坤宁殿,甚至在后期皇帝知道公仪皇后布局刺杀男主,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果不是狗东西男主光环太强,凭着这么一位既受丈夫和臣民看重,背景也不低的母亲,估计庆昌公主早就可以和真正心疼、珍爱她的人并肩站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游然心里又有几分惆怅。唉,世界上最让人难过的事,大概是磕的CP不能在一起了。

没错,游然是为了磕一对在这本书里完全就是邪教的CP,这才耐着性子看完了一整部狗血与马赛克起飞的小说。

衡国男女地位不像其他古风文,因为开国高祖便是女帝,且也出过许多贼优秀的乘风破浪的女相女将,在法律上也维护了不少女性的权利,所以衡国的男女地位有种微妙的平等,只要有权有势,男人可以纳妾,女人不仅可以有独立户口,也可以多纳几位侧君小君。

庆昌公主也因为有一位“侧驸马”而被读者诟病“花心萝卜”“有眼不识泰山”,那就是公仪皇后的远房表侄,表字景敏的沈家六郎,沈菽,结局被男主凌迟处死了。

啊这一对真的是游然的意难平,温柔有礼的沈六郎哪里不比男主那个狗东西好了,难不成一个一心只对妻子好的男人比那种四处留情的狗东西好到哪里吗?

正那么想着,游然忽然感到从上坠下——步辇降下来,说明立政殿到了。

游然被行云扶下步辇,等待着下玉跟上来以后,才走进了庄严风雅的立政殿。

走过云母屏风,端坐在宝座上的华衣妇人望见游然,凤眼中立刻盈满一片柔软:“阿兕来啦。”

她涂着蔻丹的柔软手指揉揉小女儿的圆脸蛋,牵着她坐上椅子,慈爱地递给女儿糖糕,抚摸着女儿的乌发:“来,吃糕糕。”

从某种角度上,游然也知道庆昌公主这圆脸怎么来的了。

“嬢嬢,今天不吃糕糕,阿兕有发现要给嬢嬢说。”

“哦?我的小阿兕又发现了什么?”

“嬢嬢,我发现下玉住的白鹿阁好远哦,”游然一边切合自己的孩童身份,一边用软糯天真的语气说道,“而且我听仙居殿的宫女说,丁昭仪的一个亲戚是三司里的人,说什么······”

游然故意歪着头,装作很努力地想了想,“说这件事肯定可以瞒过去······”

“你说什么?”

公仪皇后随即反应过来,声音和神态不禁严肃了些,又怕吓到女儿,轻轻拍了拍游然的肩膀,然后又把手抚上女儿的小发髻,“无事,要不要吃些姜蜜水?”

游然摇头,然后又和公仪皇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她发现就算随口一说,公仪皇后也会认真地回应,最后可能是小孩子的身体容易累,再加上游然其实还是休息不太好,游然越发困乏,就干脆在公仪皇后的榻上睡着了。

公仪皇后轻拍着游然的背,哼着经常给女儿唱的歌谣,哄她入睡,见她睡熟,就叫人取来小被子给游然盖上,吩咐自己的贴身女官玉螺好好照顾,慈母面庞一点点收去,直到回到良下玉面前,就又是肃穆冷淡的皇后嫡母。

良下玉这时跪下给公仪皇后见礼,没有人把她扶起来:“下玉见过皇后殿下。”

“我仔细问你,如若你有半点虚言,我立时将你姐姐,杜才人逐入永巷。”

公仪皇后一字一句地说话,那威仪和魄力几乎压得良下玉不敢抬头看一眼,“我说的话,就算是你的君父都会听进去。孰轻孰重,你要好好斟酌。”

······

游然一觉醒来,神清气爽,被玉螺伺候着下床洗漱,因玉螺说晚风凄寒,又给罩上了一件小斗篷,走到公仪皇后身边,松动了快冷却的气氛:“嬢嬢。”

公仪皇后原本皱起的黛眉顿时松开:“阿兕醒啦。阿兕先回瑶华殿,明日嬢嬢再去看你。”

“那下玉呢?”

游然望向已经起身啜泣的下玉。

公仪皇后拍拍游然的脸:“她呢,先在嬢嬢这里住一段时日,阿兕若觉得少人陪着玩,到时候嬢嬢把谢、曲两家的小女郎,还有公仪家的阿宁阿姊叫来,一起玩投壶,看傀儡戏好不好?”

“哦。”游然心里一着急——真的要失败了?

公仪皇后半跪下来,微笑着整理游然的发丝:“阿兕,过几日就到裁剪衣服的日子了,到时候你和下玉一起挑?”

这个回答,就是公仪皇后察觉到下玉是被顶罪了的。

游然眼睛亮起来:“好!”

游然带着行云准备离开,经过下玉身边,兴许是高兴得忘形,游然还小声对良下玉说:“没事了。”

——没事了。

游然哼着小歌离开,却没看到良下玉又拿袖子擦去了泪水。

而这次的泪水,终于不再是苦涩了。

>>>点此阅读《贵主又要堵男主的路》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