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刘启,李广小说《锦衣飞鱼》在线阅读

小说:锦衣飞鱼

小说:

作者:写作需坚持

简介:明朝天启元年,帝颁新法,大赦天下!
同年秋十月,帝举秋祭,降瑞雪,百姓欢愉。
这是一个风雨飘摇的时代,内政角力,外夷进犯,棋与步伐,不慎则陨;这也是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鸟入云霄,王侯将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一年,西南蜀地不入流的捕快苏木眺望着远处湛蓝的天空,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角色:刘启,李广

锦衣飞鱼

《锦衣飞鱼》第3章 线索免费阅读

“班头。”苏木对李广之恭敬地抱拳,后者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随后走到尸体边上。

“来时可曾有看见什么可疑人员?”李广之看了下尸体确定了死因后随口问道。

旁若无人,很显然李广之是在问苏木有没有注意到周边动静。

“只听见传出惨叫,来时那人已跳窗离开。”

苏木结合先前所听所看回答道。

然后迟疑了下,又将发现的红色小花递出,

“这枯萎的花是我在窗台下发现的。”

“红花!”苏木刚递出红花,一旁的马安山看了一眼实物便脱口而出。

“红花?”苏木不解,只是一朵平平无奇的红色花朵而已,马安山至于这么惊讶吗。“这确实是红色花朵。”苏木摸不着头脑的还是肯定了一句。

这不是红的难道说白的?

“噗嗤!”金志术听到苏木的肯定直接笑了出来 。就连一边的刘启也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他。马安山尴尬一笑,慢悠悠的将苏木挡住,李广之听着苏木不懂门道的回答只是嘿嘿摇头,眼神中颇有些意味,“小子,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李广之手中拿着花挑笑,“你知道胭脂里面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这话没有嘲讽的意味。

“属下不知。”苏木摇摇头,对于古代的花卉知识,他大部分还是不知道的。

“就是我手中的红花。”李广之拿起红花仔细端倪了会儿,有点怀疑地说道,“这花是自然暴晒成形,不是死者所有物,很有可能是粘连在杀人者身上的物品。”

“这倒是一个关键点。”

“咱们华阳县就两个地点可以晾晒这种红花。”金志术听完阴柔一笑,缓和开口,“除了华阳城东云摇村红花晾晒坊外,就城内布染坊一侧的胭脂堂有同等资格。”

“夜间出城得要通帖,贼人现在出不了城。派两个兄弟先去胭脂堂问问情况,其余人在周遭搜索。”李广之说完这话眼睛下意识地瞟了眼苏木,又看了眼刘启,索性道,“就你们俩个了。注意不要弄出什么幺蛾子。”

“这事不禀报县丞?”刘启抱着刀闷声在一旁开口。

跑腿的活儿刘启是不想干的,再说为啥让他去啊,这马安山不行吗?都这么老了,指望着白养不干事?

“自然要禀报,但这点时间也不会耽搁办案,你们速去了解清楚。另外,老马,你去城门守值处说明情况,叫守值军士留意一下可疑人员。”

“是。班头。”马安山恭敬抱拳,他回答这话的时候是少有底气的铿锵回应,李广之让自己去做这事,不是看不起他,反之侧面帮他回应了自己不是吃白饭的。

“你们也去吧。”李广之偏头看了眼站在一旁的苏木刘启二人。

苏木也稍稍点头,刘启有些不耐烦地抱着刀走出队伍。

李老头被派去做事,他也不好在发难。

“苏木,我去胭脂坊就行,你不用跟着。”刚走出不远,刘启便用着命令的语气对苏木说道。

苏木却是并不理会他,刘启立马来了气,往他跟面一站,嚣张跋扈道,“苏木,你耳朵聋了?我说话你没听见!”

“公子哥,麻烦挪挪道,你挡着我了。”苏木看都不看面前的刘启一眼,语气也十分冷漠。

对于刘启这样的关系户,他是打心眼里瞧不起。

“呵呵,苏木,你给我装什么潇洒!”刘启歪着嘴巴,指着苏木一脸鄙夷,“你也不看看你是什身份,一个无家可归的废物罢了,要不是李广之这个蠢蛋看你还有马老头可怜兮兮,你真以为就凭你这身板能穿上这身皮!”

“骂我可以,但是别骂李班头还有马老头,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苏木缓缓抬起头,眼神异常地凛冽。

刘启看见苏木眼神,顿时不由自主地吞了吞两口唾沫,苏木的眼神现在就好像是一把利刃,潜藏杀机,刘启相信,若是自己再说下去,对方会不留情面的动手。

“不与你计较,浪费口舌。”刘启心有余悸地结束话题,径直朝着胭脂坊走去。

心里却是对苏木恨意十足。

苏木自顾自的走在后面,他现在还不至于与刘启相冲。

刘启的父亲与县丞老爷相识,从小是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关系极好,刘启几年前还是当地小混混,时常做些让乡亲们耻笑恶骂的混账事。

来李广之手下做缉捕,也是刘启他爹拜托县丞特意为之,不然以刘启这混混样式现在早已到了监牢中。

说到底这刘启家里面还是有点儿实力。

虽不能让对方占自己便宜,但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

……

城门的守甲大老远便看见了一个朝着城门走来地身影,连忙高声呼喊让其停住,马老头赶忙驻足,眼睛瞟了眼不远处城墙上瞄准他的几个弓弩手。

这要是不停下就要被射成马蜂窝了!

面对弓弩手,马老头深呼吸一口气,守甲和捕快说起来还算常照面,其中也有人认得他,等走近看清人儿后上边的弓弩手便撤了。

“这个时间还出城?”守甲什长上了年岁,慈眉善目间却透着一抹潜藏的锋芒,可见年轻时是一位怎样精干的人。

“不出城,是城里出了案子。”马老头憨厚一笑,脸上却是写满了急迫。

眼前的这个什长,他好几日前还与他一起喝过酒。

老什长姓徐,单一个良字,年轻时身从边军打了数百次大大小小的仗,立了不少战功,十足的战场老兵。

但这些对方并不觉得有什么骄傲的。最让他怀念自豪反而是那独守烽燧三十载,一万多个日日夜夜,敌不眠,尔不休,这样寻常的日子。

后来年岁大了,回了家乡,做了守城值备。

“出案子了?”徐良微微皱眉,华阳县虽然地处偏远,但几年来还没出过什么大事情,这到底是什么事情,让马老头如此急。

“杀人案。”马老头面色铁青,咬牙回答。

“杀人案!”徐良听完先是惊讶了下,但马上恢复如初,随后就对马老头道,“我知晓你的来意了,放心,今晚若是有可疑人员,我们一并拿下。”

“那烦劳上心了。”马老头抱拳,客气十足。

“屋里屋外,大家同是吃一碗饭的,若是出了事情,都不好交代。”徐良微微一笑,挥挥手,多年的官场经验让他十分的老道。

“如此,那我就回去汇报此事。”话罢,马安山不在停留,快步消失在雨夜中。

>>>点此阅读《锦衣飞鱼》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