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锦衣飞鱼(李广,刘启)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锦衣飞鱼

小说:

作者:写作需坚持

简介:明朝天启元年,帝颁新法,大赦天下!
同年秋十月,帝举秋祭,降瑞雪,百姓欢愉。
这是一个风雨飘摇的时代,内政角力,外夷进犯,棋与步伐,不慎则陨;这也是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鸟入云霄,王侯将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一年,西南蜀地不入流的捕快苏木眺望着远处湛蓝的天空,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角色:李广,刘启

锦衣飞鱼

《锦衣飞鱼》第2章 班组免费阅读

“苏木,你不要命了!快回来!”马安山在苏木后面轻喊了一声。可似乎并不顶用,苏木依旧往那房门走去。

“你这混小子,为什么非要去趟这浑水。装作没看见不就行了。”马安山心急如焚地站在原地看着苏木前行的背影十分失望,这小子不知道里面很危险吗?

正堂中那么大片的血迹没看见吗?为什么还要进去?

穿这身衣服不是来尽责的……

不过马安山好歹跟苏木住了一年多,二人间还是有点儿情分,嘴里骂骂咧咧了几句后还是忙不迭地跟了上去。

此刻,苏木已经走到了门口,马安山站在他的后面。

苏木环顾四周,眼前这是一间典型的三间混合民房,三间房屋内通为一体,分为正堂,还有寝房,灶房。

血迹还有先前看见的那个黑影就在正堂中。

想到这,苏木没有一点儿迟疑,直接走了进去。

跟在苏木后面的马安山手中一直拿着刀,似乎很紧张,握刀的手有点不由自主地抖动。

二人本以为进去后会有一场恶斗,进去后才发现屋内并无活人。

在正堂,苏木看见西侧倒伏着一具女尸,女尸花信年华,身着一件沾满血污的纯白色谰裙,一双红色木屐鞋掉落在远处。

女尸面容较为恐怖,怒目圆睁,血丝布满了两颗眼球,嘴大张开着,好似在哀求诉说什么。

再往谰裙之上,一把锋利的匕首三分之二没入在了她的心脏位置。

就在这时,屋外突然吹起一阵狂风,苏木猛地朝着一侧摆头,顿时大惊失色,只见在女尸不远处,一个一人高的纸人紧紧地倚靠在墙壁上,纸人脸上的两团偌大的腮红与面部苍白形成了诡异却又鲜明的对比,再加上嘴角的那一抹似笑非笑更让苏木后背猛地冒出一阵冷汗。

“他娘的,差点把我魂儿都吓飞了。”马安山嘴里骂咧咧的将手中的大刀收束在腰间,尸体他们见多了,所以没什么感觉,倒是那纸人,里里外外透着诡异。

先前那黑影恰好对应这边的纸人,只是虚惊一场。不过马安山先前刚进来的时候却是吓得差点吓得连刀都丢了,后者平复心情后直呼晦气!

“马叔,你回去报告班头,我在这守着。”杀人案已经算是大事了,自然得报告给上级。

苏木说完这话后又将腰刀拿在了手上,眉头紧锁,一脸警惕,今天这案子可能会让他们忙活一阵了。

“好,你守着的时候小心点,我怕凶手杀回马枪。”马安山走前友善的提醒了一句,随之顶着大雨,消失在了雨夜中。

“轰隆隆……轰隆隆……”

马安山走后,这天气似乎越来怪哉,苏木站在屋子中,头上却是炸雷不止,风在外吹得犹如恶鬼尖叫,大雨噼里啪啦地打得屋顶的瓦片哗啦啦地作响,先前那纸人也被刚刚的风吹倒在了地上,眼睛以诡异的角度眼睛正好看着苏木。

苏木看那纸人看得发毛,上去一把将其踢到一边。正好眼不见心不烦。

“香味?”

刚收回脚的苏木突兀间闻就到了一股怪异的香味,这香味和现代的香水味道大同小异,但更多的是胭脂的味道。

“从寝房里飘出来的。”

苏木挪步到了寝房 ,将门打开就看见屋子里一片乱糟糟的,柜子都被拉开,衣物被褥随意地散落在地,在杂七杂八的物品间,苏木看见两本书缝隙间有个三根指姆大小的瓶子,香味就是从这瓶子里流出的液体传出的。

苏木轻瞥眉,走近看发现地上的液体是聚成一团的,嘴里不由得喃喃,“这香水是混着水银做的?”

好在以前的历史知识不错,苏木一细想猛地就想到了明朝女子为了美时常在胭脂香料中有加上水银的习惯,至于为什么,很简单,因为水银在常温下容易挥发,更容易带起香料和胭脂的味道。

“为了美对自己都这么狠啊。”苏木摇摇头,现代人的思维,有些时候实在是无法理解古人对美的执着。有毒的东西,谁都会下意识的躲避,她们倒好,明知有毒还一个劲地往皮肤上涂抹。

而且这水银香水也是苏木来明朝一年多第一次见着实物,可以说是相当震撼他了。

“那是什么?”苏木站起身来,一边的窗户大打开,窗扇被风呼来呼去,在窗沿上清晰的印有一个脚印,显然杀人者就是从这里离开的,在窗户下方,苏木发现一朵干枯的红色花朵。

这花朵即便是被蒸发了水分可是依旧鲜红无比,若是不细看,真看不出这是一朵干枯的花。

这花恰好不巧的掉落在窗台下,显然不是死者所有物,苏木顿了顿,将地上的花捡起。

随后他便听到了屋子外边传来一阵阵脚步声,来人很急,传来脚步声的同时还伴随着说话的声音,说话的声音虽然粗狂无比,却有一种说不出震撼人心的感觉。

苏木对这声音倒是熟悉,是班头李广之的声音。

“尸体在哪?”

李广之还在门口处就已经开始朝着屋子里面喊叫了,即便是打了油纸伞,也挡不住这狂风暴雨,身上大部分已然湿透。

“就在正堂。”马安山举着油纸伞在一旁及时回答。

“马老头,大家都巡街,你说为啥就你巡个街猛不丁的遇到大案?”走在李广之后面的年轻捕快刘启用刀尾柄戳了一下马安山,他有些抱怨,这会儿本应是睡觉时间,结果出了这档子事情,睡觉是不可能地了,一想到出来时这破天气,心里面就更不是滋味。

“我昨天就看他额头一片黑,这是霉运缠身的征兆。”走在后面的一个尖嘴猴腮单耳捕快喜悦颜开大声说,“这卦象,我都给他看过的。”

“住嘴!”李广之停下脚步,怒气腾腾的刮了眼单耳捕快,不留情面道,“金志术,下次我要是再看见你在队里搞这些不入流的东西,我就把你踢出去。”

尖嘴猴腮的金志术听到李广之说这话后立马将嘴闭了个严实。

“还有你,刘启,你好意思在这抱怨?你记住,你是捕快,出了事情,就算是天上掉刀子你也要准时到达,你要是不喜欢穿这身皮,你告诉我,我找个日子汇报给县丞。”

“班头,我就随口说说嘛。”刘启尴尬一笑不敢造次,反之轻声讨好,“班头,你要是把这事说给县丞,我会被我家那位打断腿的。”

“那就好好做事!”

李广之没好气的撂下这话,走进了正堂。

>>>点此阅读《锦衣飞鱼》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