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小说《校园天师》张天师,徐国良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校园天师

小说:

作者:君子藏器

简介:总是会在梦里,为似曾相识的场景动容,为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心痛。如果可以清醒的沉浸在梦里,感受真实却不属于自己的爱恨情仇,感受真切而又虚幻的另一个世界,其实,挺好。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和我一样对这个世界充满幻想的人。

角色:张天师,徐国良

校园天师

《校园天师》第2章 我开的价,是你们的命免费阅读

万幸的是,列车没有晚点。下午2点54分,我风尘仆仆的赶到家中,家里没人。我在楼下小卖部借公用电话给老妈打了个电话,问到他们在市人民医院,便再次赶了过去。

在医院候诊大厅里,我远远看见母亲一人坐在冰凉的连椅上抹着眼泪,手术室上面的电子屏一直在滚动着几个字——手术中。

“妈!”我跑过去叫了一声。妈妈抬头看到我,更是眼泪横流,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担忧,哭出了声。我过去抱住老妈,在她后背轻轻拍着,同时安慰道,“没事的,善人有善福,老爸一辈子行善积德,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或许是我的安慰起了作用,或许我的到来给老妈心里增添了一份安定,老妈终于平静了一些。她抹干眼泪,断断续续的告诉我事情的缘由。

原来一周前,村委会打来电话,说有一个企业家要投资村里修一段路,那段路刚好要经过一片坟地,村里便张罗着联系到这几个祖坟的后人家里。在老家那个穷乡僻壤里,等着政府给修村村通估计都得排队排到猴年马月,这个时候有企业家要做慈善,村里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可是对于农村人来说,迁坟,就意味着要挖祖坟。这是要冒犯祖宗的大事,是要被人戳着脊梁骨在身后骂的。所以此事自然就遇到了一定的阻碍。

那企业家对村里说,如果一周摆不平,他们就去找找其他村看看,反正做善事,在哪里都一样。

这一激将,村里几个村干部彻底急了眼。他们一面组织一批人红脸黑脸齐上阵,一面私下与企业家作了虚假的反馈。在他们看来,这条路修通之后,往上面虚报一点工程款,每家给一些补贴也就息事宁人了。

然而没想到,此事遇到了我爸这个以孝为大的犟驴。

于是乎,今早开工的时候,我爸带着少数几个同样不同意迁坟的年轻后生,挡在了施工队的面前。寥寥数人面对着轰鸣的挖掘机,颇有些悍不畏死的悲壮。

这么一闹,包工头可就急了,村干部也都急了。两拨人对峙着,矛盾开始激化,最后演变成动起了手。

人在这种情况下是很容易失去理智的,老爸作为这件事的领头羊,自然被重点关照。那些施工队的工人打红了眼。老爸这近五十岁的年纪遭不住这个,没一会便跌倒在地,被你来我往的两拨人反复践踏,直到晕倒。

听着老妈带着哭腔的诉说,我逐渐红了眼。跟老妈随便编了个谎言,说我手机没电,回家拿一下手机,然后吃点东西再回医院。

转身,我便打车去了农班车车站。

一个小时后,我在村口下了车。远远的,看见泥泞的泥巴路上几辆挖掘机在轰隆隆的忙碌着,一座座小坟包被无情的扒开,露出里面腐烂的棺材。

我顾不得地面的泥泞,大踏步朝施工处跑去。死者为大,那里有我爷爷沉睡之地,岂能让这些沾满铜臭的商人随意践踏!这一瞬间,我似乎有些理解父亲的孝心了。

那正要一铲子挖下去的挖机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青年。惊的驾驶员一身冷汗,赶忙急停了机器。

“找死啊!这一铲子下去你得被挖成两截!”司机从车窗伸出脑袋,脸红脖子粗的叫骂着。

看着那满脸的横肉与凶神恶煞的样子,我不禁联想到父亲的惨样,他就是被这些家伙打伤的,我不禁怒火中烧。

“离火!燃!”我双手合十,十指翻飞,没人能看见,我的脚下,一座巨大的阴阳八卦阵在缓缓转动,六十四个卦咒在飞快组合,千变万化。

我咒语刚落,挖掘机里,突然涌起了一道火光,那光焰如同火蛇,只瞬间便蔓延开来,要不是那驾驶员见势不对开门跳车,他也将被火焰吞没。

那一瞬间,我浑身戾气极大,杀心淹没了我的理智,我甚至已经顾不得,眼前这群都是普通人。

“卧槽,着火了,快来灭火!”那司机从车上跳下来之后,带着劫后余生的后怕,边跑边大呼小叫。挖掘机要是烧完了,他也可以卷铺盖走人了。

“叫说的上话的负责人滚过来见我,不然这里所有的器械,都会付之一炬!”我解开了手印,阴沉的开口。

那正逃窜的司机听到我话,浑身一怔。我阴冷的语气让他如坠冰窖。他扭头的瞬间,正好看到我手中古怪的姿势。

“是你小子搞的鬼?你他妈的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敢干放火烧车这种违法犯罪的事!老子削死你!”眼见着挖掘机在诡异的火焰中飞快烧毁,那司机红了眼睛。

“不到黄河不死心!巽!疾风!”我猛一跺脚,脚下轮盘转动,一道狂风凭空而起,呼啸着朝那冲过来的司机刮去。无声无息无色无嗅的风,此刻化身风刀!瞬间便将司机的衣服搅碎,如果不是我此时恢复了一些理智,控制了力道,这司机已经被风刀凌迟了。

风如龙,来去无踪。顷刻间,风平浪静。只有全裸在场一身肥膘的司机,在无言的诠释着刚才恐怖的一幕。不止他愣住了,连之前准备赶过来灭火的众人也都愣住了。

“我再说一遍,叫说的上话的管事滚出来见我。我下一次出手,会见血!”

“啪、啪、啪!”几声稀稀落落的掌声响起,让一众发懵的工人回了神。

“厉害,果然不愧是张天师之后,让我这凡夫俗子大开眼界,实在惊叹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绝妙的术法!”

我扭头朝侧面看去,从一辆沾满了污泥的霸道上,走下了一个身着中山装、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那人此时走在泥巴地上,丝毫无畏肮脏的淤泥弄脏了那看起来极其高档的皮鞋,就这么平静的朝我走来。

“你是管事的?”我眯了下眼睛,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理智和平和一些。

“算是吧,我叫徐国良,幸会。”那中年人看起来彬彬有礼,礼貌的朝我伸出了右手。

“我爷爷的坟,是你安排人挖的?”

“是的!”

“我爸爸,是你的人打伤的?”

“虽然是个误会,可是情况是这么个情况!我可以赔偿,随便你开价!”

眼前这人镇定而冷漠的样子在我看来如同没有感情的刽子手。我可以十几年藏器于身,即使受到欺辱我也不会动用天师之术,可是动了我的家人,就是触了我的逆鳞。

小时候,爷爷在教我这些异术的时候,曾对我说过,十八岁之前,不准在人前显露天师术,十八岁之后,会有一个合适的契机让我施展的。掘我祖坟,伤我至亲,这个契机,已经来了。

“我开的价,是你们的命!”

>>>点此阅读《校园天师》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