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求赘婿:开局被绑进侯府小说免费资源 主角名叫李念,老太君在哪看

小说:赘婿:开局被绑进侯府

小说:

作者:逆风百里

简介:李念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穿越了,穿越到一个完全没听过的武朝落魄秀才身上。
他更想不到的是,自己竟然被人敲了闷棍,醒来就是五花大绑,被侯府千金掀开红盖头,成了侯府赘婿。
求生欲很强的李念,答应下三年之约。
李念的出现,让武朝乃至天下波云诡谲的棋局中,出现巨大变数。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活的稍稍体面一点,老婆孩子热炕头。”
这是李念最初的心愿。

角色:李念,老太君

赘婿:开局被绑进侯府

《赘婿:开局被绑进侯府》第003章 暗流免费阅读

“这便是你选的夫婿?”

侯府大厅旁的阁楼里,三道人影在纱窗旁注视着大厅外等候的李念。

“回祖母,李念,字平思,嘉楠路文州苍岭县人,文皇三十五年童试中得秀才,时年三月,孤注一掷变卖家产来到京都,途径巍山时遇山匪劫道,财物两失。。。”

柳烟濛细细说着,将李念一族兴衰说了个遍。

李念若在此,当会大吃一惊。其中一些事连他这具身体的原主人都是一知半解的。

定北侯府到底是将门世家,即便如今没有兵权,情报能力依旧非同小可。

坐在铺着狐皮软垫上的老太君不置可否,目光紧紧锁定厅被凉了一个多时辰,与丫鬟春兰边说着什么边活动手脚的李念。

“王猛。”

老太君终于开口。

“末将在。”

老太君右手边的男子单膝跪地。

“烟濛所述消息可有一一核实?”

“回老太君,消息乃小北亲自核实,并无差错。”

王猛恭谨回道。

“小北办事老身还是信得过的。。。”老太君额首,紧接道:“此次私离定北军,算算时日也该有月余了吧。。。王猛,该回去了。”

“老太君,侯府危难之时,末将岂能置身事外。。。”

王猛抬头正待拒绝,老太君转身看着他,叹息道:“知你忠义,念着老侯爷提携之情。。。”

老太君说话间站起身来,将王猛拉起,“定北军镇守国之北门,主帅岂能轻离?此非常之时,你当更加谨言慎行,万不该以身涉险,徒落人口舌。”

“老身知你有妥善安排,但人心难测,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老侯爷、飞儿之死当为前车之鉴。”

“若被誉王,宁国公之流参一本,老侯爷留在定北军中的种子恐将被连根拔起,果真如此,侯府最后的倚仗便彻底没了。”

搀扶着老太君缓缓踱步的王猛,额头上沁出冷汗。

三年前,老侯爷,世子柳飞连同几十亲卫在秋猎时,被神秘势力于莫山上屠戮殆尽的惨案犹历历在目。

“末将鲁莽,这便回返北城关。”

王猛重重跪下,叩了三个响头,沉声道:“还请老太君、小姐保重!若有召,敢赴死!”

老太君看着消失在阁楼拐角处的王猛,久久无言。

“祖母累了吧,快坐下歇着。”

柳烟濛抹去眼角泪水,将脑海里又一次被勾起的父、兄惨死案赶走,柔声劝道。

“委屈你了。”老太君扫了眼柳烟濛盘起的发髻,欲言又止,“让冬梅去把春兰喊过来。”

……

李念活动着被绑了一天一夜的手脚,肩膀与膝盖处仍旧隐隐作疼。

“这是第四波了。”李念在心底苦笑着。

自己这赘婿的身份好似耍猴戏般,引来一波又一波的侯府下人围观。

随着被凉在外面的时间越久,春兰被突然喊离,看热闹人群眼里嘲讽之色愈发浓重,甚至都敢当着李念的面议论。

尤其当李念悠然自得,踱步至侧边园林亭台上赏花观鱼时,议论声骤然大了起来。

“姑爷这是读书读傻了吧?”

“姑什么爷,老太君未开口,可不敢乱喊,当心挨板子。”

“听说姑。。。此人有秀才功名在身?”

“入赘的秀才那叫秀才吗?狗都不如。”

“说起来春兰姐也太可怜了,好好的,偏被指派给这废物使唤。。。”

“一个个不干活都窝在这乱嚼舌根,不想活了都?”

从阁楼出来的春兰,听着这些难听的话语,心中苦闷,火气蹭的就冒了上来,狠狠踢了一脚将话题扯到自己身上的小厮一脚。

“春兰姐,我们是替您不值啊。”

“怎么,你们这是质疑小姐安排?”

“不敢,不敢。。。”

“滚。。。”

家丁顿时作鸟雀散。

春兰看到李念犹自有心思赏花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出,三两步奔至亭台,“还不走在这里丢人现眼吗?”

“老太君这是不想见我?”

“老太君身体不适。。。”

……

宁国公府。

大堂。

烛火摇曳。

“誉王从何得到的消息?可曾证实?”

宁国公徐畅放下手里两份密卷,双目放光看向正悠然饮茶的誉王,武衡。

“怎么,宁国公这是质疑本王消息来源?”

“誉王见谅。侯府赘婿也就罢了,定北大将军之消息事关重大。。。”

徐畅起身拱手躬身。

“玩笑罢了,国公无需如此。”

武衡放下手里颇为精致的瓷杯,长身而起,握住徐畅交叠在身前的双手,开怀大笑:“定北侯府没了北军这最后的倚仗,犹如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想想都令本王心怀畅快。”

“王猛此人战功卓著,武艺高超,素以心细著称。若无实证,怕难以取信于人。”

徐畅字斟句酌,小心说道。

自三年前文皇突然驾崩,打了三皇子誉王一个措手不及,让太子得以顺利登基,打那之后,誉王心思变得越来越难捉摸,如今竟让徐畅有着面对先皇的压力。

“徐公乃国之肱骨,谋事老成,此事交予徐公筹谋。”誉王走出几步,接道:“王猛此人本王早有安排,徐公尽管放心。”

“殿下英明。”

直到誉王消失在大厅拐角许久,徐畅才直起腰身,目光闪烁。

……

李念伸了个懒腰,搁下手里的紫毫笔,听着隔间里春兰孩子气的诅咒声,哭笑不得。

他没想到,春兰竟然真的搬了进来。

一入侯门深似海,李念算是真的体会到了。

入赘六日,老太君一面未见,就连自己名义上的老婆也只见过两面,其中还包含了大婚当晚那次会面。

更别说出侯府大门了。

不是不想出,而是春兰压根不让他出府。

虽说占地数十亩,园林风光极好的侯府住着并不显得乏味,但李念记挂陈塘村里的学生。

尤其是灵动多思的陈子毅。

待得墨迹干透,李念小心将辛苦誊录的《三字经》全本,连同典故注释小心用线穿好,开口道:“春兰姑娘。。。”

没反应。

“春兰姑娘?你不应答,我便自己过去。”

李念嘴角带笑。

几日相处下来,小姑娘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性格,被李念摸了个透。

“你敢!”春兰威胁着,“何事吵吵吵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姑爷我饿了。。。”

“你。。。”

春兰火气腾的又冒了起来。

“你一赘婿,真把自己当侯府姑爷了?每日三餐供着不够,还要宵夜?”

“这么大个侯府总不至于被我吃穷了吧?”

“侯府大,开支也大,更不要说还要补贴历年定北军中鳏寡孤独。。。”

春兰反应过来,闭口不语。

对于军中将领来说,这是个只可做,不可说的忌讳。

有收买人心之嫌。

李念想着“鳏寡孤独”四字,倒是对侯府格局有了侧面了解。

“你可千万别乱说,否则,老太君得打断我的腿。”

春兰见李念不做声,一骨碌爬起来,披上外裳就跑过来,神色紧张。

“那,明天许我去往陈塘村一趟?”

“你,你敢威胁我?”

“如何能说是威胁,咱们都睡在一间屋里了,自然是一家人嘛。。。哎呦。。。”

右手被背在后背的李念,心里那个憋屈啊。

他真打不过春兰,即便是力气也比不过。

小姑娘家家的,自小便随着小姐习武,岂是李念这等书生所等比的?

“都说打是亲。。。疼疼疼。。。”

李念认怂了。

“去陈塘村所为何事?小姐说你是孤身一人。”

“自然是给我学生送教材。”

“当真如此?”

春兰松开李念,满脸狐疑的拿起桌上厚厚一叠纸。

“当心点,写了好几天了,可不好弄坏了。”

“《三字经》?怎么未曾听闻过?人之初,性本善。。。”

春兰边看边念,很快便翻了几页。

打小就不喜舞文弄墨的她,也能从朗朗上口的《三字经》里感受到独有的韵味。

“这是姑爷我编写的,你是第一个看到全本的。”

李念很自然将之据为己有。

“你一落魄秀才写的东西,也不怕误人子弟。”

春兰瞟了眼面有得色的李念,忍不住嘲讽道。

“明日出府一事。。。”

“待我请示小姐后再说。”

春兰说着,拿着《三字经》出门。

“小心点,别弄坏了。。。”

>>>点此阅读《赘婿:开局被绑进侯府》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