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刘璋,胡广生小说《混在大明做藩王》在线阅读

小说:混在大明做藩王

小说:历史

作者:日更三万

简介:永乐十五年,一个卑微的灵魂从数百年后而来。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崛起于苦寒辽东,平云南交趾之乱,三征蒙古建奇功,七下江南平白莲。会大漠英豪,收八方桀骜。
且看他如何以最卑贱的军户,入锦衣,封豹卫,做大明史上实力最强大的异姓藩王!

角色:刘璋,胡广生

混在大明做藩王

《混在大明做藩王》第3章 清酒红人面,财帛动心间免费阅读

“也罢,事已至此,岂非人愿?今日我刘璋就与你结为异姓兄弟,随你马上博取功名罢!”听完胡广生的话后,刘璋内心纠结了片刻,脸色更是阴晴不定后。最终叹了一口气后神色复杂的说道。

“好!刘大哥真是快哉!快哉!”胡广生听到刘璋的话后,心底松了一口气。当即高声喝道。

四个月前,当刘璋被羁押在辽宁屯卫驿站囚牢的时候,因为驿站的囚犯大多在驿站内都属于周转犯。极少有在驿站囚牢内长时间羁押的,这样的情况极为不同寻常。

胡广生也曾留意过为往来囚犯开具的案宗证明。在刘璋的案宗证明上如是写道:

案犯刘璋,洪武二十年生人,年二十九,籍贯为直隶应天府人。永乐十五年五月十八日,于应天府青昌街如花苑内持械行凶,是夜,无故屠戮张二毛,许大牛,段得胜,刘直,刘能,刘敏,张二柱等七人。身负命案,于当日主动投案。念其祖上军功卓著,且主动投案。特此特批押辽东辽宁屯卫驿站,以儆效尤,以正国法。

这封简短的案宗上寥寥数语,却暗藏玄机。当日胡广生也曾疑惑,但是却未曾往深里琢磨。

现在的胡广生却是老辣的史俊帅灵魂互换了,当然不会这般轻易就被糊弄过去。

首先案宗上面说的很清楚,刘璋于何时何地持械杀掉七个人这是其一,其二主动投案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其三则是那一笔带过却十分重要的念其祖上军功卓著,特此特批押后枭首。至于主动投案,那只不过是一个说得过去的话头而已。

而且其一说的也是含糊不清,一笔带过。真是无故屠戮的话,怎会延期?怕是当堂就签押定罪了。这其中很是耐人寻味。

并且从这段案宗上可以分析判断出,首先刘璋勇武过人,其次家里颇有财力,而且在应天府也算是颇具影响力。不然的话哪轮到的他押后枭首,没有充沛的财力上下打点,怎能不明不白的从案发地应天府给发放到了这九边重镇的辽东苦寒之地?

对于刘璋的财力与影响力,胡广生一点都没有看在眼里。因为他自有生财之道。直隶应天府的影响力对于辽东镇来说还是太过于遥远了一些。而且就眼下他的发展起步都太低,根本就触及不到庙堂之高。

所以真正让胡广生在乎的是刘璋的勇武之力。他已然决定加入边卒,是要靠军功一步一步的往上升的,若是身边没有个勇武之人,何以成事?

而且他现在势单力薄,孤掌难鸣。确确实实的需要一个信得过的勇武之人在一旁辅佐他。

那么眼下这种情况来看的话,真正合适的也就是刘璋了。

要不是考虑到他的年纪已经年逾三旬,且家世阅历不俗,实在是无法收服作为家丁,只能退而求其次以忠义为主,结为异姓兄弟了。

当然,胡广生所考虑到的这些是现在的刘璋所无法理解到的。他只是单纯的讶异眼前的这个看囚夫似乎与众不同。

刘璋已然决定与胡广生结为异姓兄弟,此时两人四目双对自然又与刚刚有了极大的不同。言语间也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只见刘璋率先目露沉思的对着胡广生开口说道:“贤弟,却不知如何把愚兄救出这死牢之中?”

“唯有鱼目混珠,金蝉脱壳。”胡广生也没有卖关子。他紧跟着开口说道:“看来只有请大哥病死狱中了。”

刘璋闻言,面露讶异,目光再次盯向了这个刚刚结为异姓兄弟的义弟。

要知道寻常百姓可讲不出鱼目混珠与金蝉脱壳这八个字。恐怕就连话都是说不明白的,这需要极好的教育经历才能知道其中的典故。

可偏偏眼前的这个义弟一身看囚夫的打扮,分明就是一个泥腿子的平民出身,况且书香子弟哪怕是饿死,也是万万不会做看囚夫这等辱没祖宗的贱业的。

一时之间他更是捉摸不透这个义弟的底细了。

胡广生没有理会刘璋的胡思乱想,他条理分明的接着开口说道:“吾兄脱离这死牢,想要做的机密,还需要本驿站驿史徐如镜开具的狱中死亡证明。唯有这样才可天衣无缝,吾兄只待愚弟再找寻关系重新给做份籍贯路引就天下大可去得。”

顿了顿后,他紧跟着开口补充道:“只是再做籍贯路引的话,就要吾兄受点委屈了,之前的名字怕是不能用了。而且应天府那边的关系也会断个干净。这样才没有后患。”

刘璋闻言,点了点头,自己的这个义弟已然将事情想的十分通透了,但是事在人为,他在心底暗自佩服胡广生考虑周全的时候,也是开口问道:“这其中可有什么麻烦?需要愚兄怎么做?”

胡广生从善如流的侃侃而谈道:“驿史徐如镜徐大人是不会亲自过问这等小事的。作为整个驿站唯一有品级的官员,每日眼睛里均是过往的达官显贵。他那里倒是极好打发,只需要找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搪塞即可。像大哥这样的死囚犯,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顿了顿后,他目光敏锐的继续开口说道:“唯有驿吏马德彪那里需要费一番手脚。平日里驿站的运转皆是此人负责。想要做到天衣无缝,没有此人的配合。怕也是难上加难。”

刘璋也是目光闪烁的分析着新近义弟的话语,闻弦歌而知雅意,他当即就开口问道:“此人可有什么喜好?”

胡广生笑着看着刘璋开口说道:“此人好赌,但是赌品却是极佳。大哥,我并不打算从这方面入手。一方面是因为我暂时还离不开驿站。另一方面这样的手段容易受制于人。这里面比较复杂,我一时之间很难和大哥讲清楚。”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贤弟打算如何过的马驿吏这一关呢?”刘璋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问道。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大哥,自古清酒红人面,财帛可动人心,世人慌慌张张,也不过是为碎银几两啊!”胡广生意味深长的说道。

刘璋一愣,露出一抹了然之神色,正色开口说道:“虽然眼下愚兄手中并无钱财,不过义弟可手持我亲笔书信或遣信得过的心腹去应天府刘家取回。”

胡广生闻言又是哈哈大笑,笑罢,看着不明就里的刘璋开口说道:“大哥莫不以为我是要拿银子填马驿吏的胃口?”对于刘璋话中的另一层意思他却没有直接点透。

正所谓交人要交心,浇树要浇根。总不能两个人刚刚结拜为兄弟,转眼就要拿了人家的黄白之物吧?那简直是目的不纯,其心可诛啊!

当然了,刘璋这样的想法也并不意外。只不过这是基于目前他并不了解胡广生而已。

而胡广生也有意在第一次和自己这个结拜大哥的接触中就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他干脆把话挑明开口说道:“大哥,俺并非想要你的银子,实在是俺目前有一桩泼天富贵的生意可有做。我想让马驿吏做中人。当你从死牢中出去后,就可以负责做这桩富贵生意。”

顿了顿后,他继续开口说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给他一两口是吃不饱的,倒不如把他拉上咱们的船,到时候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跑不了咱,也跑不了他。”

原来是这样,刘璋终于弄明白了。一时之间他不由得对这个义弟有点刮目相看的味道。他终于按奈不住心中逐渐加深的疑惑,直言不讳的开口问道:“看吾弟出口成章,谈吐不凡。不知是何出身?”

“俺爹是辽宁北卫一总旗,自洪武年起,家里就是军户。”胡广生淡淡的开口回答道。

刘璋闻言就是一怔,面带讶色的开口说道:“只是军户吗?了不起!了不起!吾弟不是池中物啊!”

“今日能与义弟这样出色的人杰结为异姓兄弟真乃愚兄平生一大快事!”刘璋似乎是回味了下胡广生出身仅仅是为军户,却有如此文采谋略。这其中的三味后,感慨的说道。

胡广生也是随即开口说道:“既是人生一快事,岂能无酒?大哥稍待,我已让人去买酒肉了。”

“哦?竟有这样的事?看来老弟的确是真心与我结拜啊!”刘璋一愣,开口说道。

“这酒肉却并非只为我们而买,大哥不妨猜一猜俺还给谁也买了?”胡广生笑着开口说道。

“难不成是驿丞徐如镜和驿吏马德彪?”刘璋脸色一变,有些不确定的开口说道。

“正是!”胡广生笑着说道。

“这……义弟。无论如何,你要答应愚兄一个要求!”刘璋闻言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正色的对胡广生开口说道。

却不知道这刘璋要对胡广生提出怎样的要求,有道是猛虎别在当道卧,困龙也有升天时。这一要求提出来,只让猛虎脱笼,金龙展翅。一番崭新的天地,就此打开!

>>>点此阅读《混在大明做藩王》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