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求福运农娇:一品锦鲤夫人小说免费资源 主角名叫杜二,宁金金在哪看

小说:福运农娇:一品锦鲤夫人

小说:

作者:糖百万

简介:【空间&人形锦鲤&甜宠1V1】
现代孤女魂穿古代八岁奶娃,刚穿越就被后娘卖到更穷的人家当预备儿媳…宁金金自掐人中:心态啊你再挺一会儿!不料重生后运气爆棚:准公婆善良明理;两个弟弟聪明懂事;遭后娘虐待的丧门星被婆家宠成掌上珠;洗个衣服肥鱼上钩;归还钱袋抱上大腿;打发个极品还能得到灵泉空间…宁金金挽起袖子带着全家脱贫暴富,可就在她准备功成身退游山玩水的节骨眼,征兵离开的未婚夫堵上了她:夫人,哪儿走?

角色:杜二,宁金金

福运农娇:一品锦鲤夫人

《福运农娇:一品锦鲤夫人》第3章 被收留了免费阅读

院子里的吵闹仍旧在继续,宁金金已然接受了现实,迅速拿定了主意。

首当其冲的难题便是:她是白捡了一条命回来,她自己也的确想继续活下去,但现在的问题的她怎么才能活下去。

跟着本尊的后娘是绝对活不出来的,宁金金冷眼瞧着,现在她要“嫁入”的这家虽然穷,但不管是院子里那个女人,还是方才给她递水喝的小男孩,人品都不错。

明知道她是个被强塞过来的大累赘,但还是让受伤的她先进了屋里,还准备了一碗至少在这个家里很金贵的糖水。

如果能留在这个家里,虽然寄人篱下,至少活下来是没有问题的。

只要活下去,以她的手段,早晚能偿还这份厚重的人情。

打定了主意,宁金金强忍着头上的疼,绷紧了神经,更加仔细地留意起外面的动静来。

院子里吵吵个不停,有看热闹还带讨论的,有替宁月家鸣不平的,一团乱。被宁金金后娘步步紧逼的宁月反倒是话最少的那个。

不多时,一个中年男人进了门,围在门口的几个村民赶紧给他让开了道,宁金金心想,这位肯定就是在村口听到的“杜二哥”,也就是她以后的便宜公爹了。

男人身量很高,在一帮村民们的衬托下更显得鹤立鸡群。他拎着砍柴刀,背上一大捆柴火,枝枝叉叉的,微微弯着腰,一张脸十分周正,脸上身上都是常年劳作的痕迹。

男人一进院子,嘈杂的声音立时压低不少,只见他沉着一张脸,默默地走到院子一角将背上的柴禾放下,随后走到了宁月的身边。

宁月半转过身子,宁金金这才看清楚未来婆婆的真容,脸面和顺,是个看上去就很温柔的女子,和她这位未来公爹站在一起又登对又和谐。

院子里夫妻俩耳语了几句,杜二的眉头皱起来,那张周正的脸无端端展现出了几分气势,至少宁金金的后娘是被镇住了,从他进院子的瞬间,这女人之前天不怕地不怕的嚣张气焰就被狠狠挫去一块。

“宁家嫂子,儿女婚姻是大事,更何况这门亲事还是宁大叔和我爹两位长辈定下的,你能做宁家的主?”

要不是宁金金现在一心只想留在“公婆”家,肯定会给杜二竖个大拇指,这句话正好问到了点子上。

院子里静默了一瞬,宁金金的后娘复又神气起来。

“当然做得了主,现在宁家可是我掌事,这丫头的事儿全凭我安排!”

“要是我家不同意呢?”

杜二显然没有宁月那么好说话,当即驳了回去。

“你们家敢不同意!人我都带来了就没有带回去的道理,这丫头的名声就坏了,宁月,你要是不同意,就是把这死丫头往死路上逼,就是忘恩负义!”

“想当年你娘家欠了我公爹婆婆多少人情?这时候翻脸不认人,一村子的人都得在背地里戳你们夫妻两个脊梁骨!”

宁金金还真有些好奇,所谓的欠了天大的人情到底是多少人情,也值得原主的后娘这么反复强调。

不过这妇人一看就是无理搅三分的主儿,宁金金反过来想了想,她的话当然是不能都信的。

不过她的威胁看起来倒是起了不小的作用,宁金金眼尖地看到了院子中宁月悄悄地拽了拽杜二的衣服袖子。

“嫂子,你让我们两个商量商量吧。”

说完,宁月也不等对方同意,拉着杜二转身走进了屋里,宁金金赶紧从窗户缝上下来,出溜一下钻进了被子里继续装晕。

要是这夫妻两个一进来发现她已经醒了,还扒着窗户偷摸看了半天……多少有点尴尬。

宁金金所在的屋子应该是公婆睡的东堂屋,是外面连着的正堂屋的里间,中间挂了道灰突突的帘子,堂屋里夫妻二人说了什么,宁金金听得是一清二楚。

“金丫头呢?”

“在里间呢,孩子瘦得都脱了相了,你说就算宁家再怎么落魄,也不至于连这么大一个女孩的饱饭也供不起,头上还带着一个这么长的口子,听人说,是被春景一路硬拖过来的,在村口就晕过去了……”

“才八岁大小的女孩子,就比咱家闻安大不到三四个月,怎么受得了?能活下来就算老天保佑了!”

“要是叫她再把孩子带回去,不得吃不得喝,头上的伤也不给瞧,再加上堂哥那个性子,金金怕是连今年冬天都捱不过去。”

宁月越说,声音越低,最后甚至带上了哭腔,听得在里间装晕的宁金金心里一阵阵泛酸。

八岁大的原主早就死在了被后娘硬拖过来的路上,现在还活着的宁金金已经换了个芯子,老天有眼,她要是能活下去,非替原主报这个仇不可。

客厅里又是一阵沉默,沉默到只有宁月低声抽泣和杜二的叹气声。

“小月,你是咋想的?我都听你的。”

宁金金只觉得胸腔里的心脏砰砰地跳动起来,手无意识地攥紧了被角,捏出了一手的冷汗,头上的伤疼一阵痒一阵,醒过来之后又耗费了不少精神,现在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但是再发黑也得挺着,这个结果对她来说太重要了。

“我这么想,闻远已经征兵走了,本来就是咱们对不起这孩子,好歹把他的亲事先保下来吧,他走的时候不是给家里留下了三吊大钱?我琢磨着,除了聘金,再给孩子请个郎中看看,尽够了的。”

“这家里就我一个女人,金金又是个懂事儿的孩子,还能帮衬帮衬我,以后的事再说以后的吧,她命都要没了。”

杜二又叹了口气。

“你可想好了,这几吊钱本来是留给闻安后年读书用的,这孩子聪明,你不还指望着他考出点名堂来,好让闻远回家吗?”

“这孩子都快没命了,钱的事儿咱再想办法吧……闻安那头多劝一劝也就好了,这孩子就是看着强硬。”

“就知道你不忍心……我进门前就叫闻安去请里正了,你在屋里顾着孩子吧,我出去跟她谈。”

被留下了!

宁金金还没来得及彻底松口气,眼前又是一黑,假戏真做地彻底昏死过去。

>>>点此阅读《福运农娇:一品锦鲤夫人》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