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小说《我在血族当卧底》楚廉,楚廉洛羽特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我在血族当卧底

小说:

作者:月印三千川

简介:“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就快十年了我的人皇陛下!”
“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我回去烧掉你的案宗,你一辈子做血族亲王我也不用烦了。”
“再干几年我就快成血族第四大帝了!”
“你就不能慢点突破?”
“这谁控制得住啊?”
楚廉,号称遥远东方一条龙、血族叶问、人皇的生死挚友、血族大帝的乘龙快婿、血奸鼻祖、血族素食主义首倡者、无数血族年轻人的人生导师。

角色:楚廉,楚廉洛羽特

我在血族当卧底

《我在血族当卧底》第2章 獠牙免费阅读

“我究竟是人类,还是吸血鬼?”

“如果这里不是地狱,那这里是哪?”

楚廉很想问问村长,为什么没有人反抗,但他的脑子越来越沉,从村长手中接过钥匙,便挥手将他打发走,独自一人开门进屋。

这栋圣族行馆,不仅外观豪华,内饰也是丝毫不差,地上铺着厚厚的红色丝绒地毯,到处装饰着闪亮的水晶。

楚廉没能坚持走到二楼的卧室,而是勉强撑着走到客厅沙发上,便昏睡了过去。

一段段破碎的记忆,在楚廉的梦中,逐渐聚拢成完整的片段。

足足过了六个小时,楚廉才悠悠转醒,揉着太阳穴,晃晃悠悠地坐了起来。

通过这具身体的记忆,楚廉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成了一个吸血鬼,而且这个血族还和自己重名。

楚廉•洛羽特,下等男爵,最低级的血族战士,居住在距此二百公里外的黑石城,担任血源押运官的职务,常年来往于黑石城及其周边数个猪场。

但这位有一条履历,让楚廉十分满意。那就是他是一位天生食素者,喝人类血液后会原封不动地吐出来,不是不爱喝,而是真正的生理原因,这让楚廉看待自己这副身躯时和善了许多。

楚廉站在客厅的镜子前,仔细端详着自己如今的模样。

梳的一丝不苟的半长淡金色头发,还有一对明亮的蓝色眼睛,坚挺的鼻梁,单薄的嘴唇,白得发亮的肤色。

用地球先人们的话来形容,那就是眉如墨画,鬓若刀裁,无论谁来看,这都是一副极俊美的容貌。

看着镜子中最少有一米八五身高的自己,以及这一身极显身材的黑色皮大氅,楚廉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忽然,楚廉想到了什么,将手伸到后腰位置,果然在那里摸出了一把亮银色左轮。

楚廉•洛羽特的记忆告诉了他,这把左轮手枪足足花了三万血币,而他担任血源押运官的薪水,每个月也才仅仅两千八百血币而已。

早在四百六十年前,血族世界中纸币就已经取代了沉甸甸的金银铜币,正式开始流通。

楚廉低头看着手中的左轮枪,右手拇指轻轻一拨,旋转弹膛便弹了出来,里面正好塞满了六枚子弹。

楚廉回到沙发上坐定,将子弹倒在手心,这六枚子弹上,都雕刻着精密的纹路,这就是记忆中的元力弹,发射时可以将血族战士的血元力输入其中,以造成更大的杀伤。

这是六枚最廉价的元力弹,但每枚也需要五百血币,是买枪时一起配齐的,入手两年,没有用过一次。

以楚廉如今下等男爵的实力,即使是这种最劣质的元力弹,发射两次便会抽空他体内的血元力。

砰砰砰!

“楚廉,醒了没有?”

正在研究子弹的楚廉被吓了一跳,心脏仿佛被揪了一下,六枚元力弹也失手掉了两枚,好在地上是丝绒地毯,元力弹没有滚远。

楚廉赶紧捡起子弹,安回枪膛中,将左轮重新插回后腰那个牛皮枪套中。

心里打鼓的楚廉忐忑地走到房门前,深吸口气,转动门锁,缓缓推开房门。

门后是一张对楚廉来说熟悉又陌生的脸,虽然远不如楚廉“美艳”,但也足够英俊了。

此时楚廉的大脑飞速运转,从洛羽特的记忆中寻找和此人有关的线索。

想起来了!这人是胡德,256号猪场的管理者,是一位中等男爵实力的血族战士。因为洛羽特要经常到这里押送血源,所以也算是熟人。

但他们不是朋友,对于胡德的一些作风,洛羽特很是看不惯。

“是胡德大哥啊。”

“呦呵,转性了啊,还知道叫我声大哥了,咋的,听说你晕倒了?”

楚廉假装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些天休息不太好。”

胡德顿时露出了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笑嘻嘻地说道:“还是你们城里好啊,花花世界,听说有的酒馆提供的奴隶,舒服完了还能直接吸干,想想就过瘾啊。”

楚廉心底顿时泛起一阵厌恶,没有搭话。

胡德一把搂过楚廉的肩膀,“走,去哥哥我那吃大餐,给你补补。”

见楚廉面露难色要推辞,胡德赶紧继续劝道:“放心吧,我还不了解你吗,给你准备的是烤牛排,不是人血。”

楚廉怕再拒绝会引起胡德的怀疑,只好答应去他家吃饭。

胡德的居所离圣族行馆不远,只走了三四分钟的路程,虽然外观上不如圣族行馆奢华,但也是一栋极有风格的建筑。

楚廉跟着胡德走进屋,见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肉食,两只高脚杯中都盛着半杯红色液体。

如今楚廉的视觉、听觉、嗅觉都要比从前强上不少,一眼就能鉴别出高脚杯中的液体是红酒,而不是鲜血。

餐桌旁,恭敬地站着一个约十四五岁的人类小女孩,穿着白色的女仆装,使劲低着头,不敢抬头看楚廉一眼。

胡德厌恶地瞪了小女孩一眼,愤怒开口道:“滚回你的壁橱去,别在这里碍我兄弟的眼。”

楚廉想要开口说什么,张了张嘴,终究是咽了回去。

小女孩走后,胡德拉着楚廉坐上餐桌,也没讲过多的礼仪,拿起刀叉就开始大快朵颐。

胡德一边往嘴里塞肉,一边招呼着楚廉不要客气赶紧吃。

大概三分熟的牛排被胡德咬在嘴里,血水顺着嘴角淌下,滴在身前的餐桌上,让楚廉联想起了吸血鬼吸血时的景象,胃中一阵翻腾。

楚廉盯着自己眼前那块牛排,实在不知从何下手,只好用刀切了两块土豆,缓缓送进口中。

胡德看着楚廉的娘们吃法,嗤笑道:“我说楚廉老弟,你这牙口怎么越来越差啊,不行去看看医生吧。”

楚廉只得用干笑回应。

十分钟后,餐桌上的食物除了楚廉浅尝的几口外,几乎都被胡德风卷残云般吃下了肚子。

一瓶红酒,楚廉只勉强喝尽了那半杯,剩下的全被胡德一人干掉。

酒足饭饱的胡德靠在椅背上,面色有些红润,高声喊道:“小猪,过来收拾桌子。”

人类小女孩从厨房跑了出来,低着头开始收拾餐桌,身上有些颤抖。

忽然,楚廉察觉到胡德似乎有些异样。

胡德的双眼逐渐变得血红,死死盯着小女孩白皙的脖颈。

异变突生,胡德一把将小女孩拽到自己的怀中,嘴中伸出两颗骇人的獠牙,对着脖子一口咬了下去。

>>>点此阅读《我在血族当卧底》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