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福运农娇:一品锦鲤夫人最新章节 福运农娇:一品锦鲤夫人免费阅读

小说:福运农娇:一品锦鲤夫人

小说:

作者:糖百万

简介:【空间&人形锦鲤&甜宠1V1】
现代孤女魂穿古代八岁奶娃,刚穿越就被后娘卖到更穷的人家当预备儿媳…宁金金自掐人中:心态啊你再挺一会儿!不料重生后运气爆棚:准公婆善良明理;两个弟弟聪明懂事;遭后娘虐待的丧门星被婆家宠成掌上珠;洗个衣服肥鱼上钩;归还钱袋抱上大腿;打发个极品还能得到灵泉空间…宁金金挽起袖子带着全家脱贫暴富,可就在她准备功成身退游山玩水的节骨眼,征兵离开的未婚夫堵上了她:夫人,哪儿走?

角色:宁金金,杜二哥宁

福运农娇:一品锦鲤夫人

《福运农娇:一品锦鲤夫人》第2章 救救孩子吧免费阅读

宁金金再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土炕上,身上压着床灰蓝色面的被子,屋里暗沉沉的,只有一张破桌子,看起来比家徒四壁好不了多少。

仰躺在炕上动了动脑袋,头疼得她恨不得再死一次。

“你醒了!给,喝口水吧。”

宁金金真渴了,看着被端到嘴边的粗瓷碗,里面的水还是温温的,连忙借着端碗的手咕咚咚喝了下去,水里甜滋滋的,像是放了糖。

“谢谢……”

喝了糖水,宁金金总算是好受了一点,昏迷了一阵,身上也没那么酸疼了,一抬眼,这才注意到给她水喝的人是个男孩儿。

男孩年纪大概在七八岁上,头发只前面长,后面短得不像样子,像是刚蓄起头发来,眼睛挺大,眼珠儿乌溜溜的,里头的神情又是纠结又有点担心。

“你没事吧?你说话啊,难不成是被那个女的打傻了?”

男孩小心翼翼在桌子上放下粗瓷碗,伸手在宁金金面前晃晃。

宁金金又看向他,只摇头:“疼……”

“你头上一个那么老长的口子,不疼才怪。”

男孩张开大拇指和食指,给宁金金比了个长度看,宁金金只觉得头上的伤更疼了。

她大概能猜出来自己应该是穿越到了一个不知什么什么朝代的穷山沟沟的穷村子里,不过到底怎么个情况她还是一脑袋雾水,男孩看着倒机灵,但现在宁金金连自己到底是谁都不知道,更不敢冲动瞎问。

外头又一次吵了起来。

“都嚷嚷一上午了,你这个后娘可真吓人!”

后娘?

宁金金想到身上的伤,心里了然:怪不得了。

她心里这么想,但本着多说多错的原则依旧没搭话,神思多少清明了一点。

她这个后娘这么“带”她来什么杜二哥宁嫂子家到底想干嘛?

而且从村口那边听到的话里,她这位后娘不仅不是第一次来,还格外的讨人嫌。

“你听不清?这样听得更清楚。”

男孩爬上火炕,悄悄地把窗子支起来一点,对着宁金金招了招手,叫她一起偷看。

宁金金果断凑上去,往外一瞧,不大的院子里竟挤满了人,低矮的墙头上都冒出一排脑袋来,眼里精光四射地看着热闹。

早上挨了好一顿打的“后娘”正中气十足地掐着腰在院子里尖着嗓子骂呢。

“你们家怎么回事!是不是早些年都说好了,你家大儿子和这丫头打小就定了亲,怎么着,不认账了是不是?!”

这位后娘一看就是泼妇骂街场上的中流砥柱,只见她一手掐着腰肢,一手伸出一根食指,活像一只冒着烟的茶壶,手指头都快点到对面一女子的鼻尖子上了。

站在她对面的大约就是村妇们提到的那个宁嫂子,宁金金只看得她一个背影,身上是粗蓝布褂子,腰间扎着浅蓝色的腰巾,背影纤细,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简单的发髻上戴着一根细细的银钗,说起话来,哪怕对面在嚎叫痛骂,语调也很平和。

“嫂子,我啥时候说过不认账了,这……”

“我呸,宁月啊宁月,你家当年都穷得吃不起饭了,是谁接济了你们家?没有我公爹婆婆,你们家早几年就饿死绝户了,你还想嫁人,还想生儿子呢!”

“现在公爹和婆婆都死了,你们忘恩负义就不认账了,一家子白眼狼!公爹婆母啊,你们怎么去得这么早啊——!”

后娘又骂又哭,浑然不知道脸面矜持为何物,在别人家的院子里尽情地撒泼。

被叫做宁月的妇人被堵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今天把宁金金抱起来的女人直冲出来鸣不平。宁金金的后娘今天刚吃过她的大亏,她一跳出来,立马瑟缩了一下。

“你这婆娘怎么说话呢!忘了今天那顿打了是不是!”

“他婶儿,别动气,别动气。”

“我说宁嫂子,你就是脾气太软和了,她又不是金丫头亲娘,你理她干啥!”

“不理我理谁?就算是后的,我也是那死丫头的娘!那丫头是死是活全攥在我手里呢!”

宁金金的后娘压根就听不得“不是亲娘”的说法,又横起来,狠狠地推了宁月一把。

又是一片混乱。

“哎?!”

宁金金一愣神的功夫,身边的男孩子出溜一下下了炕,趿上鞋就冲出去了,宁金金只好继续趴在窗户上瞧,方才几句骂里,她已经听出了点关键信息。

喂她糖水喝的男孩,估计就是这家的孩子,看着自己娘受了委屈,这就坐不住了。

“娘,您没事吧?”

“娘没事,你个小孩,赶紧回屋去,去看着点金金。”

“我不去,我跟娘在一块,谁也不能欺负娘!”

说完,男孩挡在宁月身前。

“小兔崽子,你瞪啥瞪?老娘是长辈,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

“什么长辈不长辈的,你说我大哥和你闺女定亲了,我们家也没不认这门亲事,现在我大哥征兵走了,你家闺女又那么小,就算有亲事,也得等我大哥回来吧?现在谁娶她啊?!”

“小兔崽子你懂个啥!你大哥走了,不是还有你?你们家养个丫头,养起来了爱嫁给谁嫁给谁,今天老娘就把话撂在这儿了!反正死丫头是你们家的人了!”

“闻安,你回屋去!”

“我不回,娘,她不讲理,我去找爹!”

屋里扒在窗户缝里偷看的宁金金不仅觉得头疼,脑袋都跟着大了一圈,分析了下现在的情况。

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宁金金,而原主的名字刚好也叫宁金金。

原主和这家的大儿子有娃娃亲,但这家的大儿子前些日子征兵走了,她这个后娘呢显然是不想养着这么一个原配生下的“赔钱货”,这才三番五次找上这家,今天更是直接把本尊给拉过来,丢在人家家里了。

这不是讹人么!

宁金金虽然生在二十一世纪,但也知道古代时候正常婚嫁是要过聘礼和嫁妆的,但现在的情况却大不一样。

原主才八岁就被塞进人家家里来,不用准备嫁妆不说,男方既要给女方家里聘金,还要养着待嫁的女孩子,就跟直接卖女孩子也差不了多少。

而且一看这家家里的摆设就知道家境不怎么样,已经定好了的亲事就算到了年龄出嫁也拿不到多少聘礼,两厢一比较下来,对她这位后娘来说,当然是把她直接扔给亲家比较划算。

但人家也不傻,于是就演变成了现在一场闹剧。

但是……宁金金虽然还没能梳理清楚原主的记忆,但光是看这干瘦干瘦的身量,布满老茧的一双小手和头上的伤口就能知道小宁金金在后娘手底下过的是什么日子。

定亲改成硬塞怎么着都说不出理去,要是这家执意不肯要,那个后娘除了撒泼打滚也没别的办法。

但对刚刚穿越的她来说,再被后娘带回去磋磨,头上的伤口不得医治,再加上长期的营养不良……等着她的只有再死一遍。

想到这里,宁金金心头危机感大盛,紧张地攥住了胸前的衣襟,她不敢出去乱说话,只能在心里祈祷这家人能吃下这个哑巴亏,不管看在谁的面子上,好歹救她一救。

——

作者有话说:

求评论求评分求发电~~~~各种求~!

>>>点此阅读《福运农娇:一品锦鲤夫人》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