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完整版《带着空间来种田:村长 扶个贫?》左君宜,潘桂枝txt下载

小说:带着空间来种田:村长 扶个贫?

小说:

作者:乐乐特色串串

简介:不婚大龄未婚女青年相亲路上被车撞身亡,灵魂来到异时空成了豆芽小萝莉
如同大直男一般的左君宜第一件事就是惩治把自己卖给老鳏夫的大伯娘
还幸运的分了家
又得一空间加灵水
‘臭小子滚一边,老娘要发家致富,’
且看左君宜在这陌生的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角色:左君宜,潘桂枝

带着空间来种田:村长 扶个贫?

《带着空间来种田:村长 扶个贫?》第3章 大伯休妻与分家免费阅读

“滚滚滚……我教训儿媳妇关你们什么屁事,都给老娘滚出去……”

发觉院子外面看热闹的人那么多,左婆子的老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刚才也实在是气急了,现在可以想到她们一家都会成为村子里的笑话的,要人家说其实她真的多虑了,她们老左家本来就是常年霸榜村子的风云榜。老左家在这七里八乡的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的,特别是左婆子那就更出名了,幸亏老奶没有生女儿,要不然这嫁不嫁的出去都是问题。

“村长到……”

好不容易有了这么大的八卦,没有一个人是愿意离开,直到一声吆喝声,院子外面的人自动分开一条路。

很快就透过门缝看到一个年约五十岁的老者走了进来,不愧是村子里的大人物,看面相就感觉到特别有威严。从左君宜的记忆里这个村长也是姓左,按照辈分来说左君宜应该叫他一句三爷爷的,这要不是村长也姓左,左婆子和潘桂枝这两个人在村里作威作福的早就被人打一顿了。

“从老远就听到你们在那里吵闹,家里都没有事了吗?都给我下田干活去。”

要不怎么说村长厉害,原本还在看热闹的人都自动的回家去了,只是那个眼神里的不情愿还是比较多的,毕竟今天的热闹可是非常大的。这样的大瓜没有吃到,每个人都有不甘心,无奈村长权威就在那里,只好离开了。

“五弟妹,有什么事不能够私下解决,当着村子这么多人就吵开了,你还嫌我们老左家的面子丢的还不多吗?”

左申东打从左婆子嫁过来就不喜欢她,那么好的儿子不知道珍惜,一天到晚和老大家的在村子里撒泼无赖,真是让人膈应。

“他三叔啊,我今天实在是被差点气死了,你说这老大家的贱货偷人都偷到隔壁村子了,你出去打听打听我们家的面子都被她丢尽了……啊!我真的不活了……”

原本看到村长来还有点收敛的左老婆子,听到村长说的话又开始炸毛起来。心里实在是气不过,这时候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撒泼打滚起来。

“去把登华叫回来,就说家里出事了让他回来主持公道。”村长说的左登华就是这具身体的大伯,在镇子上做账房先生的。这也是左婆子和潘桂枝两个在村里肆无忌惮的原因之一,在农村谁家有了一个赚钱的人,还不横着走。

这个时代对于出轨偷情的男女并没有像左君宜那个时代的古时候那么严格,就好像浸猪笼点天灯这个刑法在这里是没有的,顶多就是一纸休书赶出去罢了。这也是她用这样的方法报复的原因,如果提前知道奸夫淫妇会被抓到就要浸猪笼的话,左君宜肯定不会这么做的,毕竟那个时代的人对于生命还是比较尊重的。

“三爷爷,三爷爷,请您叫我奶奶把我放了吧!我大娘和王鳏夫都混到一起,我应该就不用嫁过去了,关着我真的没必要了……”

看到他们快要走到房间的时候左君宜抓紧叫了出来,这个时候娘和小弟应该还在外面做活,要不然早就出来了。

“怎么回事?左丫头不是刚救回来就把她关了起来?”左申东也知道这家的一地鸡毛的乱事,对左婆子就更加不待见了。

都说娶妻娶贤,这老左家也不知道是不是祖坟埋的地方不对,娶了一个又一个的搅家精回来,今天出了这么个事也不知道这左家的女孩子们能不能嫁的出去哦!

“是是是……”对于这村长的话,左婆子还是比较害怕的,从她嫁过来就有点怕这个老不死的,都有阴影了快。

“在房间睡了这么长时间还不快给我滚去地里干活去……”左婆子生怕孙女说出什么话来,想着快点把她赶出去,不要碍着她的眼了。

“奶奶你放心,现在我又不要嫁给大娘用过的男人了,自然就不会说什么了,你就让我留在这里吧,好歹有个人在你身边助威跑腿不是。就说那大娘这么多年被你惯的什么事也不做,还养了一身的膘,如果她到时候发起狂来一屁股把你坐死,我也能给你拦着不是?”

左君宜好笑得看着左婆子害怕村长的那个怂样子,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啊!左婆子听到大孙女的话差点气的背过气去。

眼下还有这么一件大事要处理,所以白了她好几眼就没有说什么就去大厅里了。

镇子到村里一来一回大概要一个小时左右,在左君宜打了几十个哈欠的时候,大伯着急忙慌的回来了。

“娘?三叔?怎么回事?”左登华回家也是一脸懵,路上问大侄子家里到底是怎么了,那个死小子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只说家里出了事情要他回家。

“我可怜的大儿啊,你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你在外面拼死拼活的干活回家养活一家老小,你房里的那个贱人竟然背着你出去偷人,还被人堵在了床上。你都不知道啊,外面现在传的有多难听,都说潘桂枝那个贱货没穿衣服就这样躺在王鳏夫的床上,房子都快烧着了还在干那个脏事啊……”

左婆子看到最疼爱的大儿子回来了,立马就好像有了主心骨一样开始嚎叫起来。那个声泪俱下的样子真的让左君宜开了眼界,人才人才啊!如果有可能的话真想把这个场景给拍下来然后让还在现代的大舅妈来看看,看看人家是怎么哭的。跟人家好好的学学,别到时候每次来家里就光哭不流泪,看着就烦人。

“什么?”左登华听清了老娘的话直接暴走了,任何男人听了自己老婆外出偷汉子,都不可能安静的下来,左君宜躲在角落里都看到他手上脖子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都差点笑了出来。

今天潘桂枝是躲不掉一顿打了,叫你这个不要脸的算计人……

“不是……啊……不要……”很快房间里就传来了潘桂枝的如同杀猪一般的嚎叫声,看样子被左登华打的不轻。

“狗咬狗一嘴毛……”左君宜在门拐角的地方嘴角含笑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好了,既然潘桂枝已经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来,你就是打死她也不管用,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村长也是一个有心机的人,看潘桂枝快要被打死了才出口阻止,左君宜很喜欢他这样的做法,看来这样的村长还是可以结交一下的。

“三叔,我现在就要休了这个贱妇……”正打的过瘾的左登华听到三叔的话不得不停下手,想到那个贵人前几天说的话,特别干脆的说出休妻的话来。要不怎么说老天爷是关照他的,这次要不是出了这么一件丑事,给了他一个这么好休妻的理由。

“好!”

这样的淫妇他们左家自然是不能留的,要不是朝廷规定不可以私下用刑,他都想就这样弄死她,也可以震慑下面的一些族人。

“不要,登华不要休了我,我是被人冤枉的!你不可以休了我!”潘桂枝差点被打死,听到自家相公要休了她,赶紧爬了起来苦苦哀求着。

她的下场看着真的很开心,左君宜并不是那么狠心的人,更何况她也并不那么无辜,这次她为了十两的谢媒钱把人往火坑里推,还不是因为发现左君宜看到了她和同村的癞子有一腿的事。

这左君宜能死有一部分还是要怪自己太软弱了,如果换做是现代的任何一个人早就把这件事给捅了出来,简直就是蠢呀!

“滚啊……”左登华的裤脚都快被扯烂了,看到瘫在地上的老女人鼻涕眼泪糊了一脸的样子,嫌弃的不得了。

潘桂枝毕竟是一个女人,虽然很胖还是被自家相公一脚给踢飞了出去。

很快左登华就写下了休书,把休书扔在昏迷中的潘桂枝手里,再将她如同一些旧衣服给扔出了门外。外面的人看到这个场景的说什么的都有,特别是那个在人群中的癞子,朝潘桂枝吐了好几口口水气哄哄的走了。

“真绝情啊!”对于左登华的手段,作为现代来的的左君宜来说真的是不得不佩服,够狠够绝情!

“三叔,请您老在这里坐一会,我先和我娘说一句话就过来。”左登华将左婆子拽到后院的时候,回头意味不明的看了左君宜一眼。

就是因为他这一眼让她心里敲起了警钟,这个左登华在原主的印象里就不是一个好人,看来接下来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什么?”左婆子听到大儿子说要将老二家全部赶出去的时候惊讶的大叫起来,在他心里老二一家就是家里养的一群牲口罢了,家里如果没有他们几个,那么家里的活应该谁干,再加上老大家的这个贱货已经被赶出家门了,现在又要把老二家的赶出去那不就代表家里的活要她一个老婆子来操持吗?

“嘘…娘你小声点嘛!你听儿子和你说!”左登华差点被他老娘这一句话给吓得魂不附体,本来他做的这件事就不光彩还叫的那么大声,难不成要让村子里人都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不成。再加上从明天开始他可能就要成为人上人了,可不能让村子里的人知道,否则到时候来打秋风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很快左登华就把贵人看中自己要把女儿嫁给他的事情说了出来,这一次如果不是潘桂枝做下那种丑事,过几天他也会回来将老娘接到镇子上去顺便将潘桂枝给休了。这个贱妇这么多年就给自己生了一个儿子,要不是儿子读书好为了他的前程着想他早就将这个贱妇给休回家了。

要不怎么说左登华虽然作为丈夫来说比较绝情,可作为儿子来说真的没话说,有了富贵日子还不忘带着老娘一起。

这左登华今年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可架不住人家会长,再加上在镇子上做账房的风吹不到雨刮不了的,这两年一养就更加出彩了。

“真的?”左婆子听到她的好大儿能有这样的出息,高兴的原地蹦了好几下,以前看到戏班子演的有钱人家的老太君,恐怕日后她就是这样的光景了。

“志元呢?那个贵人怎么说?”想到还在镇子上的大孙子,左婆子就冷静了下来,都说大孙子是老太的心头肉,左志元对于她来说就是自己的命。

“您老就放心吧,您未来儿媳就是因为不能生育才和离回家的,如今听说我有孩子,并且读书厉害,我那老丈人可都高兴坏了。”

要不怎么说人长得好看什么时候都吃香,如今给左登华得了这么大的机遇,说出来简直就是羡慕死人了。

“好!我早就看那几个拖油瓶不顺眼了,如今我儿出息了,就一脚踹开他们,最好是在外面饿死。我呸!”

恶毒母子俩商量好了事情就高兴的来到前屋。

听了他们两个和村长说的话,左君宜不相信的掏了掏耳朵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们。

分家?难道是她听错了不成?

左君宜的耳朵都快被掏出血来终于搞懂了不是幻听,要不是场合不对早就一蹦三尺高了。

“老天垂怜老天垂怜啊……”只要今天能够顺利分家,一定给满天神佛磕头。

“嗯,既然你们都已经决定了,那就分家吧,丫头啊。你快出去把你娘和弟弟叫回来吧!”左申东捋了捋花白的胡子对左君宜说道。

>>>点此阅读《带着空间来种田:村长 扶个贫?》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