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吴良,赵小棠小说《重返1990》在线阅读

小说:重返1990

小说:

作者:渣渣你雕叔

简介:【年代+写实+情感】吴良意外重返90年代,结果摊上个会功夫的青梅竹马,开局惨遭家暴,这是怎么一回事?吴良一脸懵。
不怕,咱三观正,双商高,不仅有文化,还巨有才华,你今天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生死相依……

角色:吴良,赵小棠

重返1990

《重返1990》第3章 人设崩稀碎免费阅读

我补个屁!

老子智商一百五,抠出来上秤都比你多二两。

吴良郁闷的要命,却也只能在心里发狠,一晃脑袋,后脑勺蓦然传来一阵胀痛,顿时明白过来。

好吧,老子确实需要补脑子。

领会到赵小棠没有阉他的意思,双腿自然而然的又叉开了,接下来赵小棠再暴力的上演单手捏核桃,心里也就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啦。

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想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提醒赵小棠,温柔才是女人最犀利最无敌的武器,双手拧不开瓶盖的软妹子,远比单手捏核桃的母老虎更招人稀罕。

心里默默喟叹一声,吴良固执地将碗里的鸡蛋夹给赵小棠和妞妞,一人一个,不偏不倚。

赵小棠刚要反应,吴良就认真看着她,抢先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我已经不是我了。”

表情淡然,无比真诚。

赵小棠同样观察着他,突然就发现这家伙眼睛里竟然多了一些以前没有的东西。

说不上有多深邃,但眼神澄澈而厚重,还掺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柔与伤感。

赵小棠有些恍惚,淡淡地说道:“吃完饭我就进山,今天肯定让你吃上肉。”

“什么吃肉?吃什么肉?谁说要吃肉?刚下过雪,你进什么山?”吴良急眼了,指着自己的鼻子,声音高了一个度,“你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的口型。我,已,经,不,是,我,了!”

压力太大,不敢说以前无良的吴良已经惨死在你的手上,只能着重强调“真我”。

“你到底想说什么?有什么话直说,不要拐弯抹角。”赵小棠咔嚓又捏爆俩核桃。

“我……算了,没办法跟你解释,总之你不要把我当吴良,我不是以前的那个吴良,当然了,孽缘也算是缘分,这个我认,在我穿回去之前,我会尽可能的替以前那个傻逼吴良补偿你跟妞妞。”

“穿回去?什么意思?”

“说了你也不懂。”

赵小棠拍拍手里的核桃皮残渣:“你又打什么鬼主意?是不是以为装疯卖傻,我就会忘记你以前干的那些混账事?想找女人,你大可以去外面继续嫖,想骗我,门都没有。吴良,还有一年,我兑现了我对吴姨的承诺,即使你不提,我也会跟你离婚。但我要告诉你,如果你继续这样浪荡下去,妞妞我也会带走,绝不会让她跟着你。”

“妞妞是我亲妹妹,你没资格带走。”吴良被怼的窝火,没过脑子,反击张嘴就来。

赵小棠一脸悲戚:“你还知道妞妞是你亲妹妹,你有尽过一天当哥哥的责任吗?就你现在这副德行,我敢把妞妞交给你?如果这两年不是我看着,你怕是早就把妞妞卖了吧。”

吴良啊吴良,你是有多不是个东西。

吴良混乱了,也不知道骂的是自己还是这具身体。

赵小棠见吴良一副唏嘘悲伤的表情,稍稍有点意外。

她沉默了一下,声音也柔软了几分:“吴良,我们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以前你不是这个样子的。就因为齐叔走了,你就要毁了自己出气?为什么就不能活出个人样给背后那些对你指指点点的人看看?你这样子,是对得起吴姨,还是对得起妞妞?”

“我最对不起的人是你。如果不是我,你不会活的这么辛苦,这么狼狈!”吴良自嘲的笑着,笑意苦涩。

赵小棠一愣,白皙的脸蛋上浮起一抹酡红。

“我改,你再信我最后一回。我说了,临走之前,我会替以前的我尽可能的补偿你跟妞妞。”

“哥哥,你是不是想骗嫂子钱?”妞妞半张小脸埋在粥碗里,小眼神怯怯地看着他,冷不丁就扎了他一刀。

一刀诛心,血哧呼啦。

完蛋玩意儿,活不起啦,连亲妹妹都质疑你的人品,你还活个什么劲儿?

吴良顶着赵小棠忽然锐利的目光,丢下粥碗,木然的摇摇头,起身想回炕上思考一下人生。

“坐下!”赵小棠颐指气使地说道。

“干嘛?”

“你真的能改?”

“你不信我?”

“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

恶毒!

太恶毒啦!

吴良果断回怼。

“哦,其实你可以换个说法,比如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什么的,这样听起来显得你比较有素质。”

“你有自知之明就好。”

“不相信你问我干嘛?”

“让我相信你也行。”赵小棠指指小马扎,示意吴良坐下。

作为前世骄傲了一辈子的有钱人,吴良替肉身背锅,被怼的七窍生烟,来了火气,当真就凛然不惧,大马金刀的坐下。

“我可以给你最后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我谢谢你,说来听听。”

“你不是会开车嘛,我有个没出五服的本家二叔,年轻时候还跟我外公学过两年功夫,算是我外公的半个徒弟。他在县里运输队当副队长,能说上话,年后你就跟他去跑长途,不少挣,沉下心干一年,你的那些外债烂账都能还清,省着点还能攒点家当,以后也好再找个女人,成个家。”

跑长途运输?

妈耶!

你莫不是想借刀杀人弄死我?

吴良秒怂,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干脆利落。

没错,跑长途是不少挣,月工资一千起步,据说有些跑滇边赣州的一月能拿到四五千块。

在这个城里工薪阶层月薪勉强过百,乡镇企业薪资普遍不过百的困顿年月,干一个月就能顶别人一年的工资。

可关键现在是车匪路霸横行无忌的九十年代,干运输跑长途,相当于把脑袋别裤腰带上拿命换钱。

这年头,哪个跑长途的大货车里不备着钢钎片刀,更有彪悍的直接把土枪猎枪压在车座底下,随时随地都得绷紧神经做好玩命的准备。

不夸张地说,长途司机这个职业,在当下的危险系数,一点不比缉毒警察低。

放眼全国各地,哪家长途运输公司一年不失踪几个司机,跑路上一旦遇到劫道,运气好碰到一群稍微厚道的,能给你剩条裤衩,运气不好,直接捅死,连人带车一起失踪。

比如青牛坪就有一位大哥,失踪快一年了,至今没有音讯,估计八成在哪个山包上埋着呢。

赵小棠似乎看穿了吴良的顾虑,张嘴一句话跟片刀似的,将吴良的自尊心切了个七零八落。

“妞妞可以交给刘婶照顾,一月给刘婶十块钱,我跟车,保护你。”

我堂堂七尺半男儿,一米八二的大个子……

算了,憋屈,反正老子用不着你保护,也坚决不跑长途。

“不去!那能挣几个钱!”吴良不屑地回绝。

“你有几个钱?”赵小棠怒了,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吴良,“翻出你的兜,要是加起来超过仨钢镚,你想怎样我都依你。”

“我现在是没有。”吴良悻悻地败阵,眼下他的裤兜比他的脸干净多了,别说仨钢镚,连毛票都找不到一张。

昨晚那一场烂赌下来,输光了明借实骗的一百五十块钱不说,还借了两千一百六十块钱的高利贷。

高利贷不比寻常,这年头的暴力催收没后世那么多弯弯绕,简单粗暴的很,这笔账如果年前还不上,这个年恐怕过不安生。

一念至此,吴良不免沉默下来,心里琢磨着怎么搞一笔钱把年过了再说。

感觉有点棘手,离过年只有十八天,困在这个大雪封山,交通闭塞的小村子里,上哪弄钱去?

前世他是美院毕业的资深设计师出身,靠鼓捣服装起家,赚到第一桶金后,开始创建自己的品牌服饰,靠着前卫而过硬的设计理念和水平,硬生生在国际时尚界杀出了一片天地。

最拿手的金手指好像没什么用武之地,想在年前这么短的时间变现基本没可能。

炒股捣鼓期货,也算拿手,可眼下魔都那边的证券交易所还没成立,就算成立手里也没本金,有本金年前也涨不了多少,炒个鸡毛啊。

山村资源匮乏,一年忙活到头粮食勉强够吃,副业基本就是山上的果林和家里养的家禽猪羊。

撺掇乡镇水果加工厂搞水果加工,玩一手空手套白狼?

时间不宽裕,镇上那小破厂也没足够的产能,等它生产出来,别说年,估计元宵节都过完了。

再说我这身上还带着伤呢,出个远门都不方便。

我能干点啥呢?

赵小棠本想继续讽刺吴良,但见吴良表情纠结凝重,似乎陷入了沉思,便默不作声地看他出什么幺蛾子。

吴良思索良久,忽然冒出一句:“能不能借我点钱?十块就行。”

赵小棠勃然大怒,喝斥道:“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吴良急忙解释:“我干正事,真的,不相信你跑一趟,去把我要的东西买来就行。”

“你要啥?”

“半张褪毛的新鲜猪皮,几支铅笔,HB、2B、4B、6B、8B各一支,哦,镇上可能买不到,你看有什么样的就买什么样的好了,另外再买一包A4纸,可能也没有,去镇上打印店看看,实在没有,能画画的白纸就成。”

“你要干嘛?打猪皮冻加画画?”赵小棠懵懵地问道。

“我打什么猪皮冻,我要赚钱。”吴良哭笑不得地说。

赵小棠犹豫片刻,终于起身回屋翻出一个小布包,从里面抽出一张大团结放到桌上。

“最后信你一次,自己去买,我要进山,吴良你记住,这次你要还敢骗我,我让你在白菜窖里过新年。”

拳头大果然是硬道理。

暂时惹不起你,老子再忍一回。

吴良默默地将大团结揣进裤兜,想了想说道:“山里的雪大,现在进山太危险,万一出事怎么办?我真没想吃肉,你就别去了吧。”

“不要装出一副假惺惺关心我的样子,我很不适用。妞妞,饭柜里有昨天做的馍馍,你中午热一下吃,小坛子里有咸鸡蛋,煮两个就馍。别吃太饱,留着肚子,晚上嫂子给你弄肉吃,”

“知道啦嫂子。”

赵小棠嘱托完就进妞妞屋,换了一身相对保暖的装束,摘下那把比寻常牛角弓长了二十多公分的加强版牛角弓和箭袋,潇洒利落的背在身上。

“野蛮!”吴良看的眼珠子发直。

赵小棠当他不存在,俯身从柜子里翻出一柄寒光闪闪的猎刀和一小捆细铁丝,往自制的雪地长靴里一插,胳膊上一缠。

想了一下,又翻出一把木柄已然包浆的柳木弹弓揣进口袋,晃晃身子整整装束,迈着那两条能把人夹死的大长腿,英姿飒爽地踩着落雪出了门。

当世花木兰呀。

女侠再见!

吴良目送赵小棠在腰臀上一甩一甩的麻花辫消失在视线里,绝了现在就跟她进山跳崖的念头,拱手对着空气遥遥抱拳。

男子汉大丈夫,立地顶天,言出必践。

跟兄弟的承诺可以当放屁,跟女人吹过的牛皮绝对要兑现。

这叫男人的底线。

神圣且不容侵犯。

说补偿你就补偿你,反正跳崖也不急于一时,我体验一把九十年代的年味再跳回2021也不迟。

其实,吴良心里有鬼,真不怪赵小棠鄙视他,他的确有点假惺惺的意思。

关心赵小棠是真的,劝赵小棠不要进山除了关心却也有另一层意思。

没办法,右眼皮跳的厉害,不好的预感太强烈,倘若这头美女暴龙留下来镇宅,或许能轻而易举地消弭灾祸。

>>>点此阅读《重返1990》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