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小说《重返1990》吴良,赵小棠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重返1990

小说:

作者:渣渣你雕叔

简介:【年代+写实+情感】吴良意外重返90年代,结果摊上个会功夫的青梅竹马,开局惨遭家暴,这是怎么一回事?吴良一脸懵。
不怕,咱三观正,双商高,不仅有文化,还巨有才华,你今天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生死相依……

角色:吴良,赵小棠

重返1990

《重返1990》第2章 你是不是馋肉了免费阅读

赵小棠果然停下脚步,站在原地鄙夷地看着神情古怪的吴良,那嫌弃的眼神仿佛看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坨狗屎。

吴良又是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努力平复心中难以描述的复杂情绪。

他鼓起勇气,抱着视死如归的豪迈心态,勇敢地与赵小棠对视,然后义正言辞地说:“赵小棠,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赵小棠一怔,桃花眼微微眯起,连眼尾那抹天生的妩媚风情都无法遮掩眼眸中那股冷冰冰的寒意。

“吴良,这是最后一次,下一次再敢动手动脚,我掰断你双腿,养你下半生。”

听到没,人家用的是掰断,而不是打断。

蛇蝎美人啊,好残忍!

吴良不想替这具身体背黑锅,却又不晓得怎么解释他不是那个狼心狗肺,没有人味的吴良,纠结半天,憋出一句:“你不要这样,我已经不是我了。”

“嘁!”赵小棠冷哼一声,鄙视道,“又想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自己好好数数,这种话你说了多少回了?”

“不是那个意思……”吴良想要辩解,可这事貌似真的解释不清,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赵小棠也懒得听他废话,冷冷地抛下一句“醒了就起来洗脸吃饭”,然后转身离开,去了庭院。

吴良低头看看自己身上老气横秋的棕色圆领手工毛衣,再瞅瞅内里油光锃亮的衬衣领子,不由地深叹一口气,忍着肩痛挪下炕,费劲的穿上屎黄色的翻毛高帮圆头牛皮鞋,准备好好参观一下这个九零年代农村小院。

门帘刚挑开,对面东屋钻出一个穿着花棉袄,黑棉鞋,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

正是他六岁的亲妹妹,小名妞妞的吴思齐。

脸蛋红扑扑的,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灵动澄澈,乍看起来,真有那么点粉雕玉饰的意思。

吴良挤出一个笑容,轻声喊她:“妞妞。”

妞妞怯怯的看他一眼,一缩脖子,扭头跑出正屋,边跑边喊:“嫂子,嫂子,吴良活了。”

“我靠!”

吴良想死的心都有了,真想原地爆炸,一死了之。

闷闷地跟着走出屋子,正蹲在鸡窝前掏鸡蛋的赵小棠攥着三个鸡蛋站起身,冷冷地盯着吴良:“再敢吓唬妞妞你试试!”

吓唬?

合着我就该躺尸,不能醒是吧?

“我没有呀。”吴良这个气啊,索性蹲在门槛上,欣赏初冬的山村风光不说话。

院子比那三间正房大了有一倍,大概六十平方左右,左边被赵小棠用篱笆扎了个小菜园,里面井然有序犁了六道土垄。原本是种韭菜大葱辣椒的,冬天太冷种不活,就闲置了。

细看一下,唯有菜园边上那小块不足两平的地,长着一丛被昨天的初雪压的贴伏在地上的香菜,还有些活泼的绿意。

正对菜园的墙边,整齐的码着一堆白菜,大概有三四十棵的样子。

堆白菜的墙角是一口腌咸菜的石头缸子,一人粗半米高,里面全是一种叫咸菜疙瘩的腌菜。

那咸度,拿出来不在水里泡半个小时,直接下嘴能把老鼠齁成蝙蝠。

院子右边种了一棵树枝光秃,合抱粗的石榴树,树下是一口锈迹斑斑的压井,斜冲压井的墙角垒了一个鸡窝,养了一公四母五只鸡。

鸡窝上方的墙壁上,贴了整整一面墙的兽皮。

一多半都是兔子皮,除此之外居然还有三张狼皮和一张野猪皮。

吴良脑海中不由浮现出赵小棠提着屋里那把巨大的牛角弓,追着野狼满山跑的场景,顿时就是一阵恶寒。

此时正值清晨,天地间起了一层薄雾,飘飘渺渺的笼罩着这个山脚下的小山村,每有清冽的晨风拂过,鼻息间尽是那股往后只可能出现在梦里的乡野气息。

吴良不免有些怅然,仰头望着远方在晨雾间若隐若现的群山,琢磨着要不要找个山崖跳一下,看看能不能跳回灯红酒绿,物欲横流,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的2021。

这时,被掏了鸡蛋的老母鸡咕咕咕的叫了起来,吴良循声扭头,看着连羽毛似乎都泛着油光的芦花鸡,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

还是来自肌肉的记忆,跟馋没关系。话说这具身体也着实缺油水,这年头十天半月见不着荤腥是常事,不馋肉吃才叫咄咄怪事。

况且即使油水够也馋呀,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纯天然土鸡啊,后世想买这种土鸡,不想被骗的话,都得亲自开车上山下乡。

就这么花高价费劲折腾,你如果不懂行,也未必能买到真的。

要知道后世在山上养土鸡的农民伯伯可不是每个都淳朴,随便买一群吃鸡饲料长大的鸡往山上一丢,他就敢拍着胸口,告诉你这是正宗的不能再正宗的散养跑山鸡的大有人在。

吴良正两眼冒光的盯着鸡窝,砸吧嘴脑补老母鸡汤的鲜美滋味,赵小棠那犀利的跟刀子似的眼神冷不丁的又飘了过来。

“吴良,妞妞的营养就指着这几只芦花鸡,你要敢打鸡的主意,当心我把你塞进鸡窝让你跟大公鸡作伴。”

卧槽!

你把老子当啥人了?

我就是看看,谁稀罕你这几只破鸡?

吴良闹不清是昨晚给赵小棠蹬的内伤,还是现在给气的,反正就很想吐血。

唉,都快过年了,为了嘴嗨挨一顿揍不值当。

算了,我忍!

吴良咬咬牙,进屋找到牙缸牙刷,拎着摔的凹凸不平的洗脸盆,走到水井边的水缸旁,拿水瓢啪啪敲碎水缸表层浮冰,舀水刷牙洗脸。

左胳膊半残废状态,抬不起来,只能用右手一把把往脸上抹,脸蛋被裹着碎冰的冷水一激,吴良登时哆嗦了一下,混沌的脑袋终于清醒过来。

正在这时,妞妞提着一个铁皮暖水瓶跑过来,闷不吭声地往吴良水盆里加热水。

吴良疑惑地扭头看着一手拎瓶把,一手托瓶底,小心翼翼的妞妞,忽然感觉眼睛有点湿。

记忆中,他压根就没有尽到作为哥哥的责任,在赵小棠嫁给他之前,妞妞与其说是他养大的,倒不如说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印象最深的一次,自己在镇上跟人干架,打伤了人,被抓进了局子关了五天,当时妞妞只有两岁,刚学会跑,如果不是邻居刘婶帮忙照看,这孩子怕是早饿死了。

我特么就是一个畜生啊!

不对!

此吴良非彼吴良,我不能瞎代入。

吴良严肃地默默告诫自己,可那沉重的负罪感还是从心头上慢慢泛了上来。

“不凉了,洗吧。”

妞妞小声提醒一句,拎起暖水瓶跑回屋里。

屋里传来柴火燃烧的噼啪声,低矮的屋顶上耸立的黑色烟囱开始冒出青色烟气。

门外街道上有独轮车轧过积雪的声音,东边旭日的光线,穿透晨雾,漫过石榴树光秃秃的枝梢,顺着屋檐,落在铺了一层薄雪的白菜堆上。

紧接着,这座高低起伏,趴卧着近两百座土屋的山脚村落仿佛突然活过来一般,此起彼伏的狗叫鸡鸣,夹着老黄牛的哞哞叫唤,声声入耳。

吴良闭眼吸吸鼻子,嗅着屋里飘过来的小米粥香气,一副怎么看都美好的乡村画卷在他脑海中铺陈开来。

但仅仅陶醉了几秒钟,吴良就自嘲的苦笑出声。

如果他不是从金钱至上,物质为王的二十一世纪穿越回来的,或许在这种静谧安详,与世无争的乡村生活下去也算不错。

可惜,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见过金钱绽放光明的人,又怎么能忍受物质匮乏的黑暗。

我要回去,必须穿回去,明天老子就去跳崖。

吴良恶狠狠地刷着牙,屋里突然飘来赵小棠的声音。

“吃饭!”

“哦!”

吴良漱了口,草草擦了把脸,捡了墙角的小马扎拎着走到正屋。

统共三间房,两间卧室,以前是他睡一间,赵小棠跟妞妞睡一间,后来妞妞五岁的时候,赵小棠要锻炼妞妞的自立能力,就变成了妞妞一间,赵小棠一间。

吴良在赵小棠的炕下打地铺,春夏秋还好说点,北方一到冬天没个火炕,睡地上那连脑袋都冒凉气的滋味就别提了,盖两床棉被半夜都能给你冻醒。

要不是昨晚被揍得奄奄一息,赵小棠心软了一下下,吴良刚才醒来就该蜷缩着身子躺地上。

剩下一间正屋就是厨房和餐厅两用,做饭用的是跟土炕通着的柴火灶,吃饭支张小桌子,拿小马扎一围,就是饭桌。

早餐很简单,金灿灿的小米粥加三个水煮鸡蛋,再加一碟子用醋拌过的白菜帮子咸菜。

就这还是特意为了吴良煮的伤号餐,要不然平日里早晨只能喝地瓜粥或玉米糊糊,哪来的小米粥喝。

赵小棠剥好一个鸡蛋放进妞妞碗里,将剩下两个推到吴良碗前:“自己剥。”

语气生冷的让吴良直打冷颤。

吴良把鸡蛋推回去,平静地说道:“我不吃,你吃吧。”

“让你吃你就吃。”赵小棠锋锐的眉尖又挑了起来。

“我不爱吃鸡蛋。”

吴良淡定的单手举着粥碗吸溜一口,砸吧一下嘴,感觉有点香甜,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觉着确实比后世几十块一斤,号称贡米的小米好喝。

赵小棠蹙蹙眉,看他一眼:“昨晚下手重是我不对,以后只要你不是太过分我会注意分寸,知道你馋肉,吃完饭我进山想办法,先把鸡蛋吃了,你昨晚胃出血,养不好,容易落下病根。”

尼玛!

我说怎么感觉一觉醒来嘴巴有点腥呢。

吴良腹诽一句,猛然回神。

啥意思?

啥叫我馋肉?

我馋什么肉?

我那是不舍得,外加不好意思吃,才让给你吃的好不。

还有什么叫以后注意分寸?这是揍我没够?

赵小棠直接把鸡蛋剥了,丢进吴良粥碗里,然后眨巴眼睛想了想,起身去妞妞屋里拎出一个装着山核桃的小布袋。

坐下后,单手摸出两枚,用力一攥,咔嚓一声裂响,手掌摊开。

吴良瞠目结舌,嘴巴张的能塞进俩鸡蛋,赵小棠那素白的掌心上,两枚硬度不亚于板砖的山核桃赫然碎成了七八块。

那一瞬间,吴良下意识地夹紧了裤裆。

你吓唬我!

你又旁敲侧击的吓唬我!

赵小棠将捏碎的核桃放到桌上,挑出几粒核桃仁丢进吴良粥碗里。

“吃,补脑!”

>>>点此阅读《重返1990》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