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达股份_中国经营报

房产新闻新闻 / 来源:中国经营报 发布日期:2020-08-18 热度:7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钧达股份_中国经营报
本页地址:http://www.fjbbs.cc/773-1.html
相关话题:钧达股份
#钧达股份#钧达股份业绩之“困”:昔日客户变身“老赖”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原标题:钧达股份业绩之“困”:昔日客户变身“老赖”



本报记者 高沛通 赵毅 深圳报道
近期,海南钧达汽车饰件股份有限公司(002865.SZ,以下简称“钧达股份”)发布2019年年报,这家实控人为“杨氏家族”的汽车零部件企业,正遭遇上市3年来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连续3年为负,营收和扣非净利润连续2年下降的“窘境”。
在终端销量遇冷的大环境下,冲击经由不同的主机厂传导至不同的零部件企业,这也必然导致依赖弱势品牌主机厂的汽车零部件厂家受到更大冲击。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因“卖房自救”而被市场广泛关注的海马汽车,正是钧达汽车发展过程中联系紧密的客户,而在2019年下半年爆出破产传闻的四家车企,亦均曾在钧达股份的客户名单上。
在具体业务上,通过IPO和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资超过5亿元的钧达股份,自2017年通过募投项目大幅扩大产能,但其2019年营收尚不及上市前的2016年,彼时占其营收60.89%的仪表盘产品产能利用率即只有58.70%。3月31日,就募投新增产能在其国内的各生产基地如何充分利用?具体客户受影响程度如何?记者致函钧达股份,不过截至发稿,对方未予回应。
不过就实际情况来看,在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连续为负的情况下,钧达股份多次募资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近期钧达股份亦发布公告,拟终止“佛山华盛洋项目”,并将IPO募集资金剩余的3849.89万元永久性补充为流动资金。
杨氏家族的“生意”
“公司在发展中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什么?”2018年年末,在可转债发行网络路演上,钧达股份时任董事长王松林被提问时,并未提及当时已经“下行”的车市以及重要客户海马汽车终端销量的大幅下跌,而是回应称,“目前阶段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快速发展带来的资金需求以及需要进一步投入研发推动技术升级”。
钧达股份确实取得了大额募资,但“快速发展”却并未实现。
实际上,钧达股份2017年IPO和2018年末可转债的合计募资金额,达5.3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但据最新年报,钧达股份2017~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11.53亿元、9.02亿元、8.27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64亿元、0.39亿元、0.11亿元。
如果把时间线拉长,或能看到更多原因。于2003年在海南成立的钧达股份,主要产品为汽车仪表板、保险杠等,实控人为“杨氏家族”,包含祖孙三代共九人,在2017年上市前持股比例为91%,杨仁元为杨氏家族事业创始人。
在公司管理上,钧达股份亦有鲜明的“家族特征”,截至2019年末钧达股份董事长、总经理陆小红为杨仁元大女儿,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徐晓平为大女婿,副董事长徐勇为三女婿,副总经理、董事徐卫东为二女婿。此外,据招股书透露,杨仁元书虽然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家族企业的任何职务,但仍通过与其妻子陆惠芬共同持有杨氏投资股权的方式对公司的经营方针和策略产生影响,同时以顾问的形式对公司的具体生产经营管理进行指导和建议。
2019年因“卖房自救”广为市场关注的海马汽车,与钧达股份的关系甚为紧密。钧达股份成立初期,生存和发展主要依赖自主品牌海马汽车,营收占比最高曾达到90%以上,2006年其开启客户多元化,涵盖力帆汽车、东风柳汽、长丰猎豹、华泰汽车、神龙汽车等,2016年海马汽车仍为其第一大客户,营收占比36.57%,长丰猎豹为第二大客户,占比8.92%。
作为汽车零部件企业,车市的表现与汽车零部件厂家休戚相关,在连续两年车市下行的大背景下,部分主机厂欠佳的表现必然通过供应链传导至零部件企业。
一些较弱势的自主品牌近年遭冲击尤为严重,在2018年,海马汽车全年汽车产量下跌55.24%,2019年,产量再度下跌52.06%。2019年下半年,市场上甚至爆出猎豹汽车、力帆汽车、众泰汽车、华泰汽车等四家车企的“破产传闻”。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车企均曾在钧达股份的客户名单中,只不过,在钧达股份2019年年报中,猎豹汽车、力帆汽车等相关公司因“未支付货款”出现在钧达股份的诉讼名单中。
从大的数据上看,Wind数据显示,申万二级行业汽车零部件板块136个上市公司,2017~2018年合计营业总收入增长率为31.71%、9.65%,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28.00%、-21.74%。
自身客户遭受重大冲击,这也或导致钧达股份受冲击大于行业的平均状况,2017~2019年,钧达股份总营收增长率为24.96%、-21.71%、-8.39%,归母净利润为20.97%、-37.97%、-58.82%。
业绩下滑之际,钧达股份管理层变动。钧达股份并非没有尝试“重用”“杨氏家族”之外的人,只不过,2019年5月,接替徐晓平担任董事长一职仅7个月的王松林即离职,当年7月,副总经理莫红远离职,当年9月,接替徐勇任总经理未满一年的刘小洪离职。
公开数据显示,上述任期内,2018年第四季度,也就是时任董事长王松林参与可转债发行路演之时,钧达股份业绩正急转直下,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98.60%,2019年的第一、二季度,钧达股份扣非净利润继续下降329.37%、221.29%。
2019年6月,陆小红出任董事长一职,并在当年9月开始兼任总经理一职,伴随着的是业绩数据的逐步回暖。
前5大客户合计销售额下滑
横亘在钧达股份“快速发展”面前的,是昔日客户“变身”成欠款对象,以及仍在扩大的产能如何充分消化的问题。
曾与钧达股份联系紧密的海马汽车,最近一次出现在钧达股份投资者关系平台的相关问答中是在2019年10月,当时钧达股份在合作的整车厂中提及海马汽车。在2019年年报中,钧达股份描述的相关言辞则为,报告期内其加大应收款项及模具款的催收工作,陆续与部分整车厂达成了协议,收回了海马、川汽等模具款。
昔日的客户,在车市“下行”的背景下变为欠款对象。据最新年报中“重大诉讼、仲裁”披露,钧达股份要求力帆汽车相关公司支付4104.67万元模具款、产品价款等,要求华泰汽车相关公司支付619.81万元模具款、产品价款等,要求长江汽车相关公司支付1057.48万元货款、模具款、模具摊销款等,要求国金汽车相关公司支付1035.98万元模具款、货款等,要求猎豹汽车相关公司支付2075.71万元等,要求重庆理想智造汽车有限公司支付650.78万元货款、模具款等。仅上述披露的案件,合计总价款即达9544.43万元。
钧达股份仍在扩大产能。对于2017年4月上市时募资投建的项目,“佛山华盛洋项目”截至2020年3月募资投资进度为63.48%,“郑州钧达项目”投资进度为101.62%,苏州新中达项目投资进度83.81%;对于2018年12月发行可转债募资投建的长沙钧达项目,截至2019年末募资投资进度则为4.77%,柳州钧达项目为52.14%。依据其募资时的规划,上述达产后,合计可新增销售收入18.65亿元。
据钧达股份上市时披露的信息,其2016年总营收为9.06亿元,彼时占其营收60.89%的仪表板类产品的产能利用率为58.70%。截至2019年末,其总营收降至8.27亿元,据此计算,其综合产能利用率进一步下降,而这还未计算其募资规划新增的18.65亿元产能。
钧达股份亦意识到相关问题,其在最新年报中谈及采取相关措施应对冲击时称,“盘活现有资产,充分利用闲置厂房,对外出租或引进有实力的企业合作”,此外,2020年3月,钧达股份发布公告称,拟终止“佛山华盛洋项目”,称该项目已部分完成并基本满足现阶段在该地区的产能需求。
在部分既有客户订单减少甚至出现运营状况拖欠账款时,如何在相关生产基地覆盖范围内,开辟新的客户以转移原有产能、消化新增产能,是钧达股份亟待解决的问题。
据最新年报,钧达股份2017~2019年前5大客户合计销售额明显下降,分别为5.39亿元、4.36亿元,对应的增长率为-18.33%、-19.11%。不过由于钧达股份并未在年报中披露具体客户信息,因而难以判断在具体客户上的受影响程度。
值得注意的是,钧达股份在最新年报中称,要“有所为有所不为,主动放弃市场份额低的、信用风险高的、不诚信的客户”,持续优化客户资源,重点关注东风日产、自主品牌前六强、商用车系列和有发展潜力的新能源汽车。
3月31日,就原有客户如海马汽车、长丰猎豹、力帆汽车等订单量表现状况,是否下滑以及下滑的幅度如何?目前的产能利用率如何?相关扩产项目的必要性如何?各地打算如何开发新的客户以消化产能?钧达股份方面均未回复记者的采访。
记者发现,业绩欠佳的钧达股份现金流正面临紧张,而原本用于扩大产能的募集资金,在实际中频频被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2017~2019年,钧达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均为负值,分别为-0.52亿元、-0.91亿元、-0.28亿元,据此计算,3年间仅经营活动现金净额仅净流出1.14亿元。
2017年5月,钧达股份将8000万元募集资金用于暂时补充流动资金,2018年12月,将1.5亿元募集资金用于暂时补充流动资金,2019年3月,拟终止“佛山华盛洋项目”并将IPO募集资金剩余的3849.89万元永久性补充为流动资金。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